书儿 > 历史小说 > 童林传
上一章 第224节 主目录

第225节

作者:单田芳 更新时间:2016-02-15 20:53:30

现在这个阵势已经都摆好了,你一去就好像掉入天罗地网、龙潭虎穴。”

”哟那我怎么办呢依您的意思那我不去好”

”不行非去不可。你想,童林那是你们带队的头头,又是你的师叔,叫你去你敢不去吗再说,除你之外别人配吗我就是告诉你,叫你放心。只管放心大胆前去下书,有什么事情你也不必害怕,全有我呢”

”哎哟我的好朋友啊,真够意思。这才叫好朋友呢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您这个人宁愿做无名英雄,让我在前面露脸,你在后面费力。像您这样的人天上难找,地上难寻,从古至今没有第二人。”

”得得得,你扯这干什么张方,我可不准你在我的面前穷白话。咱们自己人别说外话,我就告诉你个底。在任何情况下,你要遇上了麻烦,有性命之忧,你赶紧跑,找一个僻静之处,树林呀,水里呀,山缝呀,只要你到那儿连喊三声,然后钻进去,我就可以替你了。”

”是吗您简直太神了随时随地您都可以露面”

”对我的责任就是保护你,代替你。因此,随时随地我都可能出现。当然了,晚上更方便。要是白大发生事,就很难办到。你记住,不管什么事,你最好拖到晚上,一掌了灯,我就方便了。”

”妥啦您这一说我心里就有底了。不过我还有点事得跟您说清楚,您别因为办事去把我甩了。我折腾了半天你没影了,那可要了我的命啦”

”不会。张方,你回头想一想,哪回我把你甩了你就放心得了。比如说明天下书,你昂首挺胸,理直气壮,大摇大摆,毫不畏惧,你心里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吹就怎么吹。就是面对独角苍龙你也别怕,他也没什么了不起”

”哎我说朋友,你心里有数没有你是独角苍龙龙达的对手吗”

”哈哈哈这个你甭问,到时候你就清楚了。莫说他是西圣人,就是东西南北五大圣人我也不惧。”

”好唻我太感谢您了。咱们一言为定”

”张方事不宜迟,你赶紧休息,我可要走了。”

”您再等等,我还得问件事,究竟咱们俩是什么关系您为什么给我帮忙,还负责保护我真叫我不明白。”

”别问。这事你问了不止一次了。我跟你说过,日后你自然清楚。该报名的时候,不用你问,我自然要报名。张方,你看”

张方吓得一哆嗦。回头一看没人,再扭回头来,假张方踪迹不见。张方一看假张方走了,激动得连觉也睡不着了。又一想,该睡还是睡一会儿,不然的话没精神。这回脱了衣服睡了。这一觉睡得挺香。正睡着觉被人揍了一巴掌,睁眼一看是虎儿小子。

”我说你小子还睡呀师父叫我找你。”

张方急忙站起来,揉揉眼睛,梳洗完毕,穿好衣服,带着应用之物跟着甘虎来在前厅。童林和老少英雄都在座,张方给众位见礼。

童林说:”张方你怎么起来晚了”

”谁知怎么闹的,前半夜失眠了,后半夜才睡着。刚打了个盹儿,就到这时候了。”

”天色已不早,赶紧起身吧”

”哎”

”你看看你还需要什么”

”什么都不用,就凭我一个人逛。师叔啊,昨天我为什么失眠呢我想好了,大丈夫顶天立地,没什么可怕的,小小的万龙长风岛不在话下。只管放心,我决不辱使命,一定搅他们个天翻地覆。”

”别张方,你只是下书,别捅娄子。能把底细摸来就立下大功一件,我们听你的回信。”

”哎师叔啊,也许我回来晚点儿。你们只管放心,我一定是平平安安地回来,您交给我的使命一定全都办到。”

”好祝你一路顺风”

”各位,咱们回头见”

张方笑呵呵地离开胜家庄走了。看到张方如此胆识过人,大伙赞叹不已。

按下众人听候消息不提,话分两头,单说病太岁甩开大步直奔江边。简短捷说,就来到江边的码头。这块儿都是军兵占领的地方,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岳钟祺的水军把这里全都把守好了。张方说明情况,办了手续,这才驾了一只小舟赶奔万龙长风岛。大江之上碧波千倾,无风三尺浪。张方站在船头上,挺着胸脯,小脸仰着,背着手,那个得意劲就甭提了。眨眼之间来到对岸,就听见芦苇塘中吱吱吱放了三声响箭,紧接着万龙长风岛的水军巡逻队出现了:

”站住干什么的再往前来我们可要开弓放箭了”

张方急忙把两手一摇:”别误会各位不要放箭,我是下书人,要求见你家大帅谭天。”

对面听清楚了,过来六只小船把张方这只船包围了。有人认得他:”噢,你不是叫张方吗”

”一点都不假。”

”你来干什么”

”给你家大帅和英王前来下书。”

”来了几个人”

”就我自己。”

”上我们的船吧”

”好唻”张方将身一纵,跳到人家的船上。

官军这只船一掉头,回归原来的港口。张方刚到人家船上,过来一个头目,这头目能有三十五六岁,笑呵呵看了看他:

”张方,你真行啊我在剑山那会儿,就没少跟你打交道,每次下书我看都是你的事。”

”是吗这么说咱们是老熟人了。”

”懂得进山的规矩吗”

”那你说吧,都是什么规矩”

”对不起,请把你的眼睛蒙上,委屈委屈吧”

说着人家把黑皮子拿出来,给张方戴上眼罩,把眼睛一蒙上,张方觉得天旋地转,什么也分不清了。他只好老老实实往船舱里一蹲,来个听天由命。左转右转,左拐右拐,也不知走了多少时间,张方就听着沿路之上口令声不断,他心里头就猜测,这也许是虚张声势,也许是戒备森严,不过人是不在少数啊他觉着船只靠岸了,有两个喽兵把他从船上架到岸上,把这个进山罩给摘掉了。张方在地上蹲着,揉揉眼睛,好半天才恢复了正常。站起来一看,果然在岸上,就见眼前站着二十几名彪形大汉,为首的有个大头目拎着双刀,面对张方怒目而视。那个水上的小头目做了交待,然后上船走了。

提双刀的大头目断喝一声:”走跟我们来。别乱说乱动,乱瞧乱看。如果不守我们的规矩你可找亏吃。走”

张方一看这家伙比秃尾巴狗都狠,事到现在就得忍着。张方低着头跟他们往里走,这眼睛可没闲着。张方放眼一看,这万龙长风岛的气势不亚于剑山蓬莱岛啊山岭重叠,怪石横生;前头是一条大路,五步一哨,十步一岗;高处全有哨兵和瞭望楼,险要地方全有滚木礌石灰瓶炮子,好像在山头上还吊着几门红衣大炮。张方跟着他们走了约有十里地左右,眼前闪出一块平川之地,有座金碧辉煌的宫殿。看外表,跟北京的紫禁城没什么区别,不过讲气派,讲规模,那就差得多了。正中央是高大的午朝门,门外站着卫兵。这个大头目来到卫兵近前,低低地说了几句,指了指张方。卫兵点了点头,到里面送信儿。又等了很长一段时间,有人出来引着张方往里走。又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到了金龙殿的门首,人家让他站住,到里面送信儿。等了片刻工夫这才叫张方进去。张方往里头一看,嚄这座金龙宝殿不亚于剑山的天王殿,一拉溜能有十五间房子大小,厅堂高大,里边的大柱子就有十六根,每根柱子足有两抱粗,全刷了红漆和黄漆。往正中央观看,正中央有一座高台,高台上并列着两把椅子,前头是龙书案。在上首的椅子上坐着英王富昌;下首坐的人长得五官端正,年岁不太大,小黑胡,穿着杏黄色的袍褂,张方猜想这位准是十四皇子。张方再往两旁观看,有僧人,有老道,有俗家,约有五六百位。上首坐着谭天、燕普、三大金刚佛;下首的头把椅子上坐着一个年迈苍苍的老头,这老头挺干净,大奔颅头,四梭子下巴,燕尾的胡须,两个眼睛往外鼓鼓着,两颗虎牙支出唇外,在他背后站着八个年轻人,一个个精神抖擞,二目如电,给他捧着一对八棱万字青铜铎。张方就猜想这位很可能是独角苍龙龙天寿。再往两旁看,熟人不少,生人也不少。张方正扑棱脑袋看,就听有人高声喝道:

”下书人跪下,你瞅什么”

张方不卑不亢,不但不跪,相反把胸脯一挺,脸一仰,冷笑了两声:”我说各位,客气点好不好我乃堂堂大清国钦差大人驾前的办差官,特命全权使者,焉能下跪呀你们这是错看人了。”

张方这一句话就捅了马蜂窝了。群贼气得两眼圆睁,咬碎钢牙:”剁他剁他剥他的皮抽他的筋不能让他跑了,剁他”

大帅谭天站起来把桌子一拍:”各位不要忘了,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等问明情况再做处置不迟。”

这谭天说话真有分量,一句话全给镇住,众人退在两旁,谁也不说话了。

谭天说:”来的这不是张方吗”

”正是在下您不是谭大帅吗谭大帅,多日不见,您挺好啊”

”嗯,挺好。张方,你来干什么”

”大帅,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我且问你,前几天在三庄擂我们连胜了十阵,当时你当众表示,一定履行条约,三天后率众投降,让我等接管万龙长风岛。红嘴白牙,我想您说的话不会忘吧时至今日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你们还没给答复,这是何道理我家钦差大人十分动怒,命我前来提出质问。”

谭天点了点头:”噢,原来如此好吧,既然你来了,本帅就代表万龙长风岛通知你,要叫我等率众投降,没门儿那个条约不算”

张方一乐:”谭天哪,果不出我们所料。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反复无常,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拉屎往回坐。这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我们也不抱着什么幻想。不过谭天你可听清楚,我这次来乃是先礼后兵,如果你们说话还能算数的话,这可是个便宜,乃是一条正道;英王和十四皇子进北京伏法,不见得就能把命丢了;他们俩这一降,你等也能保住性命,免遭涂炭,少死多少人,能给本地的老百姓造多大的福。倘若不听良言,势必要决一死战我告诉你,官军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千门大炮,上万的船只,数十万的军兵,几百名剑侠都在摩拳擦掌。只要我回去一句话,到那时候信炮一响,就得把你的万龙长风岛端个底朝上。到了那时,你们后悔可也就晚了何去何从,请你们速作决定。”

军师燕普啪一拍桌子就站起来了:”张方啊你少在这儿恫吓。我们也做好准备了,不是鱼死就是网破。要想叫我们投降,比登天还难来呀把这个张方拉到外面,万剐凌迟,把他的人头砍下来祭大旗。”

”是”

殿前的卫士向前一闯就要伸手。张方不仅不害怕,反而仰面大笑,这一笑比夜猫子叫还难听,笑得人身上汗毛发奓。

英王富昌把袖子一甩:”慢先别动手。你笑者何来”

”英王千岁我不笑旁人,就笑你。”

”噢,因何笑孤”

”我笑你自不量力啊别人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想啊,你和当今圣上乃一母同胞,他们这帮人是什么东西都是八杆子打不着的野种他们从中调拨离间,使你们弟兄越来越疏远,仇恨越结越深,你这笔账怎么就没好好算算呢,嗯你这么折腾毁了谁还不是毁了你们爱新觉罗氏的家当,毁了你们骨肉之情啊英王,你要能听我的,赶紧回北京认罪,我敢担保王驾千岁平安无事,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一旦抓破脸再伸手,恐怕皇帝震怒,那时候就不能留情了。”

”哼张方,少在孤面前胡说八道。我跟康熙势不两立,名为骨肉,实乃仇人。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用不着你跑这儿操心。我且问你,你不是说下书吗书信何在”

”对了让你们大伙一咋唬,我把这碴还忘了。书信在此。”

张方把书信掏出来往上一递,殿头官接过来给了英王。英王和十四皇子把书信展开就是一愣。上头质问的那些事张方都说了,这不奇怪;惟独落款有袁大化实在叫人不解呀英王回头看了看张明志、赵明真,俩老道急忙站起身来在龙书案背后,往书信上一看,大吃一惊。张明志、赵明真心想这是假的,袁大化肯定死了。

张明志紧走两步来到张方近前:”张方我且问你,袁大化现在何处”

”我们袁老剑客可精神了。红光满面,神采奕奕,每顿饭能吃三大碗,谈笑风生,整天都跟我们大家在一起。你要问在哪儿吗就在胜家庄听信儿呢。如果你们不投降,袁老剑客首当其冲要当个先锋官。”

”哈哈哈张方,你真能信口胡说。那袁大化已经不在人世了,你唬谁”

”我说二位道爷,你们错打算盘了。你们认为出其不意使用暗器,就能置人于死地吗你们就没想到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们能打就有人能治,你们信不信不信,二位跟我到胜家庄去一趟,看看我说的是真是假”

张方这顿话把俩老道也说糊涂了,不信又有点信。顿时觉着脸面上过意不去。回来的时候吹得天花乱坠,说袁大化死了。他怎么没死呢俩老道一想,张方这小子没说真话,如果严刑拷打逼出他的真话,我们心里就有底了。想到这儿,他们向谭天建议:

”大帅张方这小子是个奸细。他不是来下书的,他是来刺探我们万龙长风岛的虚实。这个人我们不能让他活着回去。大帅你应当传话,将他正法。”

刚说到这儿,就见张方把脑袋一扑棱:”张明志、赵明真,你们两个老兔崽子坏事就坏到你们身上了。要没有你们俩从中阻拦,事情也不能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我看你们俩是活到头了。你们认为非得袁老剑客才能治你们,你们想错了。即使袁老剑客不在了,也用不着旁人,我张方就可以置你们于死地。莫说你们俩,就是那个老家伙叫什么独角苍龙龙天寿的,我也不在乎;就那海外三大金刚佛,我也不在乎,八大金刚佛我也没看在眼里。恼了我,我张方抖抖精神,把你们就收庄包了圆儿”

西圣人龙达听了,不但没生气,反而乐了:”哈哈哈各位,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他是个疯子,他说的都是疯话。冲你这么一说,我们决不难为你。现在就放你回去。袁大化要真还活着,烦你给送个信,老朽要会斗于他。另外你再告诉乾坤八大名剑那帮人,我龙达挨着个的要踉他们过过招。输赢咱们战场上见。来呀送客。”

龙达一句话把张方送出万龙长风岛。张方心想,我得赶紧回去送信,做好准备,让年大人立刻发兵攻打万龙长风岛

这以后是群雄聚破长风岛,袁大化日除双害、掌震独角苍龙,童海川奋战三大金刚佛,双僧会四剑,真假张方大闹夔阴山,康熙暴死,雍正登基,血溅功臣楼。

一部童林传,咱们先暂停到此。

后记

早在我还是孩童的时候,就爱读小说,看闲书。

有一次在沈阳北市场一家书摊上,看到一本名为雍正剑侠图的小说,属名常杰森着。内容好像是童林童海川掌打什么和尚,追捕一个采花贼的情节,可惜缺篇少页,令人扫兴。孩童时代出入书馆,我也听过许多内容不太相同的雍正到侠图。

我老师李庆海就擅长说这部书,我听的入了迷,但因年代久远,把许多情节都遗忘了。后有出版社向我邀稿,我花了多半年的时间,边回忆、边编撰,又新创作了许多故事情节。原计划用三百六十万字完成这部巨著,后因其他原因只完成了一半。假如时间允许,我还要把此书的后半部写出来。

在这部评书小说再次问世的时候,我自然想到我的老师李庆海,感谢他老人家的亲口传授。我也深深怀念这部小说的最初创意者常杰森老先生,虽然我没见过他老的尊颜,也没拜读过他老的大作。

俗话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饮水当思源,为人岂能忘本。故写此后记。

单田芳

:杀杀的狗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224节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