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儿 > 其他小说 > 食局
上一章 两个人的寂寞 主目录 下一章 私宴

天鹅肉

作者:四百八十寺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5:25

但很快,我就发现萧梓言的存在可以让这件事变得很刺激,让我生出很多内心戏来。

比如说,她在灼冰那儿上完第一节美术课后,回去就发了朋友圈,发了被她称为玩笑的稚嫩的半幅处女作,也发了“酷酷的老师”。

说实话看到这则朋友圈,我的第一反应是想找她删掉,因为我知道尚宛能看到,但也就是那么一瞬的想法,不可能实施,我不是她什么人,管不了那么多,况且我要如何解释这个要求?甚至,尚宛和灼冰之间的关系,也只是道听途说的流言和我的猜测而已,根本还没有证据。再甚至,萧梓言一个已婚直女,还是不要让她有这种概念比较好,我有点担心灼冰对她胡来。

灼冰给她回复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再接再厉,周三我们把它画完!

我出于心虚,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但是我越来越想弄清楚尚宛和灼冰的关系。

以至于有天下午我跑到了尚古酒店二楼的那个画廊,就是第一次碰到尚宛时看到的那个画廊,看看能找出点什么线索。

画廊是尚古自己做的,里面的装潢与酒店风格一脉相承,时尚而讲求品位,我进去转了一圈,发现里面有若干位画家和画廊的作品,工作人员跟我介绍说这是个小展厅,展出的都是与尚古有合作的画家及画廊的作品,方便项目客户集中看画,我在里面转了一圈,也终于看到了灼冰的画儿,由此可见,灼冰和尚古的的确确是有合作关系的,只不过尚古合作的画家不止灼冰一人。

又过了几天,我从尚宛的朋友圈看到,她要去巴淡岛出差了。

那是印尼和新加坡之间的一个小岛,尚古大厦玻璃幕墙上的那则广告,就是关于巴淡岛的项目,他们正在巴淡建一座奢华型酒店。

似乎前期工作都已完工,这次去是做地基落成仪式以及会见后期的所有供应商。尚宛的朋友圈只说了地基落成,我知道供应商见面会,则是从李厚泽那里,就是那个之前和我相亲的白鲸r城的智能家居部产品总监,kevin。

事实上kevin早几天就在朋友圈热烈地通报这件事了,只是我没有太在意,现在看来,白鲸很有希望中尚古这一标,kevin说他美国的老板这次也要赶到巴淡岛。

又过两天,连灼冰的朋友圈也在说要去巴淡岛了,她说要去岛上取素材,创作,说给“金主爸爸”下一张订单“产粮”,我大概猜出来了,巴淡岛这座酒店会用灼冰的画儿。

一时这个世界变得很小,好像你的圈子里很多人都认识,而这些人又要奔赴同一个地方,除了我自己。

对,除了我自己,我突然发现,在所有的关系里,我仍是那个看客,就像我在局听所有客人的故事时,只是一个旁观者。

一个卑微的旁观者,在他们眼中,来往也好,局座也罢,不过是某条巷子后面某个小馆子里的某个厨子。

哪怕这个厨子冒着危险去讨两块豆腐,为了给客人做一道她垂涎已久的菜,在这个客人眼里,你还是一个厨子,你只不过在做自己的工作。

想到这些,我忽然觉得挺没意思的,还是继续攒钱去美国读书更靠谱。

阿佑看着我没精打采的样子,敲敲我的脑壳,“你最近心绪不太稳。”

“行啊,什么时候学的看相?”我蔫儿吧唧地回她,边做着水果茶。

阿佑像被我传染了,懒洋洋地往沙发后背上一躺,脚还给我搭茶几上了。

“蹄子,蹄子。”我给她拎了下去,又去厨房洗了手。

回来时阿佑已经倒在沙发上,把我的地方也占了,我摇摇头。

她睁开眼给我让了位置,抬眼扫了一圈我家二楼的一圈扶梯,这公寓当初买的期房,所有买复式的业主都可以选择是做挑高客厅还是封顶,我爹觉得挑高了派头,虽然比封顶比少了几十平的实用面积,他就是那么飘的一个人。

“你怎么没卖了这套,换套小的?这样你们爷俩不至于没处落脚,差价再加上你攒的钱,也够去留学了吧?”

“八年前的房价,卖了换小的差价也不够的,那时候我一分余钱都没有,这几年我才有了起色,赚得也还行,就想着照这势头,再辛苦三年左右,也许就凑齐了,这套房子,”我也仰头看了一圈,“能不动就不动它,这是我爹曾经辉煌的唯一凭证了,倒也不是贪图这份虚荣,这里有我们一家三口曾经的记忆,再说这房子现在有钱都买不着,地段和户型都很抢手。”

“那倒是……”她低下头,“可惜我也是个穷鬼,如果我有个三四百万,啥都不干就借给你!”

我眼眶一热,嘴上却说:“我还以为就送给我呢!小气。”

“臭美吧你,”她白了我一眼,又往下躺了躺,伸了个懒腰,“诶,我说局座,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她懒洋洋地问我。

我把百香果内瓤一点一点挖出来,“我能有什么情况?你说说,谁能看上我?”

“别人看不上你不代表你看不上别人啊~”

“嘶~亲姐们儿,您是我亲姐们儿。”我想给她杯子里下点毒。

“说真的,你都素了……”她掐着指头开始数。

“指头够吗?要不要借你俩?”

“本攻可以一指多用,”她成功给对话添了迷人的颜色,“有五年了吧?”她一下子坐了起来,“靠,局座,你好辛苦。”

“为人民服务。”我一直觉得国庆阅兵式的这一问一答很实用。

“为谁服务了呀?”她鄙夷地看了看我,“唉,说真的,有需要吱一声啊。”

我把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对你没**啊。”

“滚犊子!你看你,又不混拉圈,去哪儿找对象啊?”

不知怎么的,她说完这句话,我脑子里浮上来一抹身影,夜雨中孤寂的一个背影,鼻息好像也闻到了一股好闻的清香。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得入迷了,我竟然这么小声嘀咕了出来。

“你说啥??”阿佑把脸贴过来看我。

“没啥……你和你学姐怎么样?”我打算转移话题。

“彻底凉了。”

“嗯,你还是不够爱她,”我把果茶盖好,让它自己泡会儿,拿出手机随便翻着,“够爱的话,才不会为了个攻受闹到分手,何况你又不是不能受的人。”

“你怎么知道?你又没跟我睡过!”

“你前面两任女友跟我说的,描述得特详细,”我继续翻着手机,突然大喝一声,“卧槽!”

“干嘛干嘛?这么详细的吗?”

我转过头看着阿佑,眼里的惊恐还没消去,阿佑皱着眉看看我,又凑上来看我手机,我下意识缩回了手。

萧梓言发朋友圈,说她要去巴淡岛度假了。

我丢下阿佑,去书房给萧梓言打电话,前两周对她的担心似乎有了道理。

“局座~想我了吗?”

靠,她以前妩媚归妩媚,但不会这么……风骚……

“那个,梓言姐,我看到你朋友圈说要去巴淡岛度假?”

那头传来一串笑声,“我刚发的,这么关心我了吗?”

“你跟谁去啊?”我无心跟她开玩笑兜圈子,就想快点问清楚。

“怎么啦?诶?你要不要一起来玩?”

“你跟谁去?我认识吗?”

“认识啊!我老师灼冰,怎么样,一起来吗?”

灼冰这个混蛋!我在心里骂她,想到那天晚上在pub门口,轿车里女人冷冷的声音和那一包钱,浑身一哆嗦。

“不是,梓言姐,你走多久啊?台里的节目怎么办?”

“我拿了假期啊,去一周,我做这个节目到现在四年,四年没休过假,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我和boss说了,不给我假期就不干了!”

“喔批了就好那姐夫知道吗?”

萧梓言顿了顿,“噗嗤”笑了出来,“怎么让你说得像我跟奸夫去偷情似的!哎喂!灼冰也是个女生好吗?”

我豁出去了,“那说不定她和我一样呢!”

萧梓言楞了一下,“就算跟你一样,那我和你到现在不都好好的,我和灼冰老师怎么就不能做纯洁的师徒和朋友了?”

行吧,我无言以对,只是心里觉得,如果尚宛和灼冰真有一腿,那这一切都乱套了。

“你自己当心,有什么事随时找我。”我只得这么收尾。

一不做二不休,挂了电话我就给灼冰打过去,虽然我和她显然没有和萧梓言熟,但有些话反而跟她好讲些。

刚接通就听她在那头笑起来。

“笑什么?”我声音里有丝恼,感觉像在被人看戏。

“我跟你说,我画室到阳台,本来有个隔音板,这两天正好拆掉了要重做,刚萧小姐去阳台上接电话,还用的公放模式。”她说得四平八稳,像在说早晨买菜时看到的趣闻。

得,纸捅破了更好说了。

“灼冰,我跟萧梓言认识多年了,她是我好朋友,我希望她这么开开心心地过下去,不要发生什么戏剧性事件,”顿了顿,“我们都远离直女,尤其是已婚直女。”

灼冰在那头低笑一声,“你怎么知道她过得开心?”

“生活不是过家家,每个人都有开心和不开心的事,但我不希望她为不应该的事不开心。”

“什么是应该,什么是不应该?”灼冰长长地吸口气,“好啦,跟你开玩笑呢,我和你的梓言姐姐,就像她自己说得那样,是‘纯洁的师徒和朋友’。”说着她又笑起来。

“哥们儿悠着点。”我撂下这句话就挂了。

回到客厅,整个人感觉丧极了,手机让我扔在一边。

“什么事啊?”阿佑问我。

我叹口气,“有些坏事,不发生你都没办法阻止。”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两个人的寂寞 主目录 下一章 私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