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儿 > 其他小说 > 食局
上一章 人肉搜索(上) 主目录 下一章 落衣破玉(上)

人肉搜索(下)

作者:四百八十寺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5:19

一句话说完大概也就花了十来秒,听的人却要经历一番复杂的挣扎,那话说得有趣,忍不住想听,又觉得不道德,不该听墙角,该扭头走,结果就是还没挣扎好,“尚小姐”三个字就入了耳。

是我敏感了吗?尚小姐?我下意识看向身边的萧梓言,心想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尚小姐”三个字。

这一看不要紧,我又吓了一跳,萧梓言竟全神贯注地听着,见我看她,还冲我眨眨眼。

好像她关注的和我关注的,不是一码事。

就在这短短的两秒里,灼冰走了出来,看见我,愣了一下,又看看我身边的萧梓言。灼冰今天头发放了下来,没露出剃光的两鬓,看着没那么“邪性”。

“我招呼朋友,回头再打给你。”她匆匆说了这么一句,便挂了电话。

“你这家伙!”她解开了拦在vip室外的障碍,“还是我这儿好找吧?”

“啊?你们认识?”萧梓言错愕地看向我。

这可怎么说?等等,灼冰说她这儿好找,啥意思?我可没特意找她。

“当然认识!”灼冰来拍我肩。

“哦,‘灼冰’,原来这画廊是你的?”我装一回傻,既回答了萧梓言的疑问,又想避免灼冰的误会。

“对啊,我以为你知道,”灼冰又朝萧梓言看看,见她挽着我手臂,笑得意味深长了,“来来来,你们比vip还尊贵,快进来我请你们喝点啥。”

我刚要推脱——怎么每次都让她请我——就被她拉了进去,萧梓言放开了我,跟在后面,灼冰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嫂子这么漂亮,还想什么前女友啊?”

我浑身一激灵,这误会大了,谁让我那天喝大了,跟人家交浅言深。

“纯朋友,姐们儿,”我指了指左手无名指,暗示她看萧梓言手上的结婚戒指,“人家直的,况且”我声音更小了,“我什么时候想前女友了”

“你们俩鬼鬼祟祟的,说什么呢?”萧梓言在后面问。

灼冰转回身,“对不起,冷落小姐了,是我的错,身为画手,我见过形形色色的女人,但像小姐这样人这么美,声音又这么好听的,还真不多。”

我去,你想干嘛?

萧梓言脸上竟然红了,竟然红了!

萧大小姐,您活这么大听过的夸赞还少吗?怎么今天突然一副不经夸的样子?

“你们喝啥?”

说着话我们已经到了里间,灼冰走到咖啡机旁,我扫了一眼,是几万块的机器,看来她有点讲究。

“各种咖啡,茶也有。”灼冰说。

“我就一杯美式吧,谢谢。”我说。

“美女先吧。”灼冰冲萧梓言眨眼。

“哦espresso吧,谢谢。”萧梓言竟矜持起来。

“有品位!”灼冰说着,机器便轰响起来。

什么时候喝espresso就有品位了?我还没点名用谁家的豆子呢。

我环顾着这间展室,我不懂画,但真实感觉跟外面那些不太一样,好像这里的更沉静些,外面那些画,有一点浮于表面。

“这些都是你画的吗?”我问。

灼冰回头看看我,“哦,里间这些都是我画的,外面展厅里有一半是我画的吧,还有些是我学生,或者一些外面的画手,暂时还没有画廊,我看着可以就收过来。”

“好厉害,你都有学生了!”

“嗯?打发时间吧,”灼冰说着将我的咖啡递来,“我都不收学费的,投缘就教。”

这听起来更厉害了。

“你要不是特意找我的,是看画吗?”灼冰问。

“嗨,我哪懂看画,陪萧小姐买幅画。”我看向萧梓言,她在r城也算个小名人,轻易我不敢随便介绍她,看她自己想不想结识人家。

“你好,我是萧梓言。”

“你好,你好,我灼冰,都是些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萧小姐如果不嫌弃哪幅,送给你就是了。”

“灼冰老师太谦虚了。”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突然都变成文化人,我的存在就有点突兀了。可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在那样的场合遇到灼冰,像今天这样,在她的画廊里,可不该尊称人一句老师么。

“灼冰老师一向大方。”我严肃道。

灼冰朝我看一眼,“噗”地笑出来,突然又想起什么,“萧梓言……靠,我说声音这么美,又有点熟悉,不会是‘梓言自语’的萧梓言吧??”

萧梓言歪着头笑,被认出来挺美的感觉,“正是在下。”

灼冰“蹭”一下站起来,抱拳,“失敬失敬,小店蓬荜生辉。”

“你俩照顾照顾文盲啊。”我苦着脸说。

灼冰没搭理我,想了想,“萧小姐是自己买画吗?还是送人?”

“我改主意了。”萧梓言用她那迷死人不偿命的声线说道。

我有点不祥的预感,颇有些惊恐地望向她。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灼冰老师,不如再收个徒弟?”

如果萧梓言不是已婚直女,且一直没有弯下来的迹象,我会以为今天亲眼目睹了一场成功的互撩游戏。

非常成功,灼冰当场收下了她。

我回到家给阿佑打电话,好容易接通,“所以那个包养灼冰的富婆是谁?贵圈没有风声吗?”

那边愣了好大一会儿,“你怎么对灼冰这么感兴趣?遇到什么事了吗?”

“今天又碰到她了,快说。”

“呃,你自己搜吧,乱七八糟的,我也讲不清楚,也没细细吃瓜。”

我挂了电话就去搜尚宛,是不是很奇妙?因为我就在心里隐隐怀疑,我甚至有个大胆的假想,那天那部轿车后座的女人,是不是尚宛?

一直到后来,跟尚宛说到这事,我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怀疑和尚宛有关,我是不会去吃这个瓜的,我从来不是八卦的人,这是往好里说,往坏里说,就是对别人没那么感兴趣,活得自私。

说起来这是我第二次在网络上“扒”尚宛,下午等萧梓言的时候没太仔细看,这会儿从搜索引擎输入她的名字,发现搜索提示里有个“尚宛裴司翰”,点进去,很多类似“尚宛和裴司翰什么关系?”“尚家和裴司翰结婚的是哪个?”“裴司翰利用尚宛上位?”诸如此类的标题。

我罕见的八卦之心熊熊燃起,暂时把灼冰搁置一边,搜起了裴司翰,不搜不要紧,原来他是尚古的首席设计师,主攻酒店设计这块,扎根尚古十二年间,战功赫赫,在很多尚古说得上名的国际国内获奖项目里,诸如迪拜卓云、挪威万岛、日本森鹿中国的亚盛七星、凡缦集团连锁,等等,裴司翰都担任首席设计。

照片里,裴司翰典型的设计圈精英的模样,有型有款,气质洋气,关键是他长相中上,这样长相的男人再拿气质学识和名气一包装,立马跻身优质a男行列。

奇怪的是,那些标题一经点开,显示的都是404不存在,一开始我很纳闷,后来一连如此,我开始猜想,网络已经被清过,那些八卦讨论统统都被清掉了。

而灼冰,却迟迟看不到有关她的痕迹,搜索尚宛翻到第八页,才看到有人弱弱地问一句“尚宛和灼冰画廊的老板什么关系?”回答只有一条:“灼冰是尚古室内装饰画的供应商。”

平平无奇,缺乏想象,在我脑中却已弯弯道道,如果这是真的,她们认识的,对吗?我想起那天阿佑的那句“她的金主给她办展会,炒她的画儿”,又想起今天下午听到的那通电话

我的心情很微妙很复杂,那是一种失望和兴奋交织的情绪,失望来得很见不得人,追根究底,我为没有看到关于尚宛的铺天盖地的同性新闻而失望,我知道这种期待很龌龊,我承认。

兴奋在于,我有种直觉,尚宛和灼冰存在某种关系,甚至可能还跟裴司翰这个男人有关,我为这个闯入的直觉兴奋,对,就是兴奋,一种错乱的精神状态,翻动手机的手指竟然微微颤抖起来,要知道我是连豆芽芯都能稳稳拿牙签穿过去的。

再去搜灼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堆画和雕塑,说实话,看得我眼花缭乱,因为刚才已经“扒”了半天尚宛,这会儿感觉眼睛有点吃不消了,翻来翻去,翻到一个贴吧,里面有个帖子:“灼冰是某集团女高层的小狼狗?”

我虎躯一震,觉得自己要接近真相了,手指轻轻颤着,有点不敢去点开,也唾弃自己,从未在背后这么窥视过别人,今天的我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

一不做二不休,点开回复,有人说看见她和一个四十来岁的富婆从一辆车上下来,有人说是知名女画家zxr,这缩写让我完全摸不着头脑,看了半天,有个人说:“你们都别瞎猜了,其实是sg集团的sw,灼冰画廊vip展室有一个半身塑像,这个塑像其实就是sw。”

我抽了口凉气,这些缩写我全看懂了。

并有点相信。

回复里有人问这缩写是什么,有人说早就听说了,有人说不要泼脏水,说灼冰靠自己本事吃饭,她的作品很棒。

再往下,讨论的焦点突然变成灼冰的作品到底好不好,互撕的两拨人,一方说她早期作品还能看,这两年都在糊弄市场,反正有人接盘,另一方说作品好不好是主观的事,你为了说她吃软饭就黑她作品,有本事拿实锤出来。

一方又说,你去看看灼冰画廊的画儿有多少散卖出去的,再看看尚古开发的项目,那些酒店房间里、商铺墙面上,多少灼冰画廊的画,不都是靠尚古走销路。

另一方说,简直是笑话,这都能作为两人有一腿的证据?画廊不要恰饭的吗?谁规定画廊不能找商业合作,非要卖散画?酒店里洗漱用品都是和品牌合作,为什么艺术装饰品不行?

……

乌烟瘴气,我看不下去了。

看看时间,该去工作了,我收起手机,去楼下打车。

车子经过尚古总部大楼,像往常一样,宏伟摩登的玻璃幕墙上播放着巨幅广告片,广告片经常更换,这已经成了尚古商圈的一道风景,我却从未驻足观赏过。

我下了车,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仰头瞻望。

那是关于尚古下一季酒店项目的宣传片,我看到仙境一样的海上日出,山峦,海水,那是酒店的位置,我看到熟悉又陌生的r城cbd,繁华,魔幻,尚古卓尔不群的总部大厦,通透时尚的玻璃外墙,仿佛要耸入云端,镜头拉近,穿过镜墙,宽敞而充满设计感的会议室,一群看上去才华横溢、天资卓越的人,镜头流动着,每个人笃定地看向你,不容置疑地说出三个字:我可以。

我看到了尚宛,镜头最后一个转向她,她正与裴司翰在设计图前讨论着什么,抬头看向镜头,一身简练时尚的通勤时装,长发依旧在颈后挽起,露出精致漂亮的一张脸和优美的颈部,她用那天在电梯口说话时那样的微笑笑着,温和而可信:我可以。

我想,尚古真的可以省下一大笔营销和广告费,光是尚宛一个笑容,大概没有客户能够拒绝吧。

我低下头,肩膀也塌下来,我在熙攘的街头慢慢踱着,很快便会被人流淹没,像一只蝼蚁。

我不可以。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人肉搜索(上) 主目录 下一章 落衣破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