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儿 > 悬疑小说 > 首长秘书官场情欲史:领导亲信
上一章 机关男绯色官途(476) 主目录

机关男绯色官途(477)

作者:雨阳 更新时间:2015-11-08 07:23:37

机关男绯色官途(477)

邓洪波看到我今天的成长,他也是发自内心的替我高兴,在他的眼中,对我宋三喜没有嫉妒,更多的是对我这个后辈的关怀,对我的栽培,我就像是一棵依靠他的营养茁壮成长起来的小树,邓洪波对我没有任何顾忌的培养着,他把我当成是他今后一个很好的接班人一样。

在邓洪波的面前,我时刻都是对他尊敬着,心里一直都把他当成我的领导,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在某些方面去逾越了他,这让邓洪波心里也觉得很舒服,知道我暂时不会在权力上面对他构成威胁,如此的原因,也让邓洪波愿意用他拥有的权力来提拔着我。

“老领导,今天晚上叫上嫂子,我请你们一家人吃饭吧。”谈完了正事,我邀请了邓洪波。

邓洪波翻了一下桌上面的记事本,这是秘书把每天重要工作和会议都记录在上面的,方便领导翻阅。邓洪波看了之后说。

“好,我让秘书把饭局给安排了,你是一个人上来的吗?”

“还有几位呢,我爱人,还有肖雷,小黄,他们一起送我过来的。”

“那大家一块吧,我也好久没有见到锦熙了。对了,你的工作调到省里来了,锦熙有打算把工作调到省里来嘛,不然你们两人长久的分居也不是办法。”

“锦熙的工作今后再说吧,看有合适的单位的话,那最好还是把她给调到省里来。”邓洪波说完,拿起电话给秘书打了一个电话,让秘书在今天晚上安排一个饭局。

邓洪波打完电话,又给我说了一些我调入省政府之后要注意的问题,教导我下一步该做好哪些方面的工作,以及省政府这边的一些人际关系,在政府大楼里分成了几个派别。虽然政府机关是不允许拉帮结派,但现实中总是形成一些圈子,如党委一把手下面有一派,政府一把手下面也有一派,在机关里形成各种派别,有各自的一个团队,这在官场中也是常见的现象。我的心里也是无形之中就站在了邓洪波的这一个派系里,成为邓洪波身后最忠实的追随者,愿意跟着邓洪波一起在东平官场中挥洒青春,实现我们的奋斗目标。

在邓洪波的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我提出要去陶省长的办公室拜访一下,邓洪波赞同我的想法,还提醒我说,不光是要去拜访陶省长,也得去看望一下严书记。

我告别了邓洪波,去了同一楼的陶省长办公室,陶省长尽管是我的干爹,这是我沾了锦熙的光芒,但在这栋政府大楼里,陶省长就是我的上司,不能把私下的亲戚关系拿到这种上下级的关系中来。

到了陶武成的办公室里,陶武成知道我今天来了省政府上班,他很高兴,问了我一些工作中的事情,问我有什么困难,如果有了困难的话,可以找洪波,也可以来找他商量。在陶武成的眼中,对我还是充满了厚望,同时也给我今后的工作提出了一些要求,希望我能够在接下来的工作岗位上继续表现得出色,做出成绩。

两位领导对我的器重,是对我宋三喜的一种鞭策,更是我的压力和责任,我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临着的挑战更大,也将要面对着各种诱惑和机会,在这两者之间周旋的同时,我要怎么做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这是我宋三喜接着要认真去思考的问题。

我看到两位领导对我的关怀,我心里感激着,也庆幸着,自己能够抓住这种机遇,博得了两位省政府主要领导的赏识,对我宋三喜来说就是仕途上的保障,能不能继续得到这两位领导的亲睐,关键还得看我怎么做,如何跟他们处好关系。

陶武成如果在后年的人大会议之后不调离岭南的话,那很有可能就接替严书记,成为东平省党委的一把手。陶省长要是成为了东平省的一把手,对我和邓洪波都是好事,这是我最想看到的结果。只要陶省长做了东平的一把手,我现在秘书长前面的副字,也会在最短段时间里被去掉了,这种设想完全有机会在三五年内实现,成为政府的秘书长,或者是在这几年的时间里成为省政府副省长都是有可能的。

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长远的仕途规划,目前在东平省这个地方,我对自己的短期规划还是有可能实现,至少目前来看还没有任何对我不利的负面情况出现。

在省政府报道的第一天时间,我拜访了省委的几个主要领导,谦虚的表达了一下我对各位领导的敬意,也谈到了自己今后的工作设想,并且希望得到各位领导的关怀。我在拜访彭副省长的时候,他对我好像没有多少的好感,言语之间也是冷冷的。其实我心里明白,彭副省长和陶省长的关系不和,这在省政府大院也不是什么秘密,就连我们地方领导班子都清楚这个事情,彭副省长知道我是跟着陶省长的,今天他给我冷淡的表情也很正常。

我不也不在乎彭副省长看我的脸色,反正我今后不一定要和他接触太多,也更不需要求他多少事情。东平省这个地方,我主要定住三个人的脸色就可以了,一个严明宽,另外就是的陶武成和邓洪波,只要他们两个人对我宋三喜的工作表现以及人品认可,那我在东平的前程就不会受到威胁。

彭副省长对我有偏见,主要还是我和陶省长,还有邓副省长关系走得近的原因。至于我跟温丽发生的一些误会,不给温丽面子,这些都不会直接影响到彭副省长对我的看法。我从彭副省长的办公室里出来,锦熙给我打了电话。

“老公,晚上去干妈家里吗,我给干妈打了电话,她让我们今天晚上过去,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能明天晚上再去吗,今天晚上邓省长要请我们吃饭,已经把饭局都定好了,邓省长说了,一定要把你们都叫上,嫂子晚上也一块出来。”

“那干妈这边怎么办,我已经给干妈打了电话的。”

“你给干妈打一个电话吧,就说我们明天中午过去看望她。邓省长这边都确定好了,要是我们不去,那多不好意思呢。”

“要不你去参加邓省长的饭局,我去看望干妈吧。”

“邓省长知道你来了平南,也想见见你,明天去干妈家里,就这样吧。”

“那好把吧,谁让你是我老公呢。”锦熙有点不愿意的说了一句,然后又觉得自己很幸福的样子,在电话中笑了笑,还亲吻了我一口,这才挂了电话。

晚上见到嫂子,锦熙和嫂子热情的寒暄了一阵子,说嫂子变得越来越漂亮了,越来越有商人的气质。其实,嫂子并不是商人,只是大学里的一位教授,但这几年趁着房地产热,嫂子和她的那一帮姐妹们也开始炒房子,赚了一些钱。

吃饭的时候,两人也在议论着炒房子的事情,邓洪波把嫂子说了两句,让她少提炒房的话题,嫂子不情愿的瞪了邓洪波一眼,虽然不是太喜欢听这话,也不愿意接受邓洪波的意见,但在这么多人面前,嫂子还是给了邓洪波面子,没有和自己的男人发生争执。

为了嫂子在外面炒房的事情,邓洪波是多次和嫂子闹矛盾了,也直接的影响到了夫妻感情,两人这些年来表面上看还像是一对夫妻,实际上,嫂子在自己的事情上面很少听邓洪波的意见。邓洪波最担心的就是嫂子在外面投资炒房,会引起别人的嫉妒,这样不但会害了她自己,也有可能连累到邓洪波的身上,两人经常为这事情闹得不高兴。

“小宋,你现在的工作在省里了,那锦熙呢,她还留在岭南干吗,总不能你们夫妻分居两地吧,赶紧想法把锦熙的工作也调动到省里来。”嫂子热情的说到。

锦熙就看了我一眼,说:“嫂子说得对,你现在在省里来工作了,我不能一个人留在岭南啊,那你的身边谁来照顾你,我觉得把工作调到省里来和你生活在一个城市最好。”

“嫂子,这个事情我也想过,只是,我都刚调到省里来,很多事情都还没有理清楚。这一下子要把锦熙调动上来,恐怕还有点麻烦。”

r/>“锦熙,跟嫂子说,你想到哪个部门,嫂子看能帮得上你的忙不。”

“你插什么话呢,三喜家里的事情他不知道安排吗,你这人就是太热心……”嫂子的好像还没有说完,邓洪波就打断了她的话,不想让嫂子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说下去。邓洪波觉得在这饭桌上让她的爱人夸一些海口,别人会怎么想,难不成东平官场上是他邓洪波说了算吗,这种事情被人传出去,是丢了他邓洪波的脸。

我知道嫂子问这个问题是一番好意,她有这样的能力帮助锦熙把工作调动上来,只是,这话不应该当着这么多的面说。在这么多人面前夸这种海口,会让人误会,也会让其他的人觉得嫂子过于高调了,从而影响到邓洪波在大家心目中的廉洁形象。

嫂子不满意邓洪波的批评,当然也知道邓洪波这么提醒的用意,她有点不高兴的说了一句。

“我这是对锦熙的关心,难道你忍心看着锦熙和三喜分居两地啊,他们是年轻人,真要是长时间的分局两地,今后还不出问题啊。”

“关心是可以,但也不能这么着急啊,三喜刚调动到省里来,他的事情都还没有稳定下来,岭南那边的家庭还需要人照顾。如果现在就把锦熙的工作调到了省城来,匆匆忙忙的,只会添乱子。而且,锦熙愿不愿意调到省城来,还得锦熙自己来决定。”

嫂子问锦熙,“锦熙啊,你是愿意留在岭南呢,还是愿意到省里来工作?”

锦熙说:“嫂子,我以后还是想到省里来,让三喜一个人到省城来工作,身边没有一个女人照顾他的生活,我担心他的日常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只是,岭南那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工作上的,家庭的,我可能短时间内还离不开岭南。嫂子,等我处理好了岭南那边的工作,你帮我过问一下省里这边的情况,看有没有适合我的工作,到时候还得让嫂子帮帮忙啊。”

“锦熙,你的事情嫂子会关心的,什么时候想要调动到省城来了,提前一个月给嫂子说一声,嫂子帮你在合适的单位给你活动一下。”

“谢谢嫂子。”锦熙端了酒杯,接着说:“邓省长,嫂子,我敬你们两位,感谢你们一直对三喜和我的关心。在此,我也祝你们两位恩恩爱爱,家庭幸福。”

我看到锦熙要去敬邓洪波一家人,也赶紧端了酒杯配合着锦熙,表现出我和锦熙十分恩爱的景象。

“老领导,我们敬你们,千言万语都汇集成一句话,感谢这些年来对我的关心,三喜能够有今天的成绩,也感谢老领导的栽培,谢谢。”

“三喜,我们共事多年,对你的工作能力和人品我都是认可和欣赏的。现在换了一个工作环境,组织上为你提供了更大的发展平台,我是真心的希望你能够在这个更大的政治舞台上发挥出你的超越能力。在工作中,还像在岭南的时候一样,表现出你卓越的工作能力,这是我对你的一点小小要求。”

“谢谢老领导的关心,你对教导三喜的每一句话,三喜都铭记在心。”

“那就好,来,我和你嫂子祝贺你。”

我们四人一起举杯,邓洪波是真心的祝贺我这次调动,让我跨入了一个更大的政治平台。而我和锦熙呢,用这一辈酒来敬邓洪波一家人,是发自内心对邓洪波的感谢,要不是遇到了邓洪波这样的好领导,得到了他对我的赏识,我不知道我宋三喜目前会是什么样子,没有邓洪波的知遇之恩的话,就我这样的年龄,目前是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三十五岁,副厅级,在东平省的官场中也不算多。

在别人的眼里,都在羡慕和嫉妒我宋三喜,也都在猜测着我宋三喜背后到底有怎么样的靠山。但有一点他们可能不清楚,那就是我跟对了一个人,他就是邓洪波,我一心一意的跟着这个我看好的领导,也愿意跟在他的身边为他分担忧虑和压力,成为邓洪波身边信任的左右手。

我们四个人把酒杯放下,桌上的其他人都鼓掌起来,为我和邓洪波鼓掌,也是在称赞着我和邓洪波的这种亲密关系。

接下来,就是其他人开始敬我的酒,为我表示祝贺。我到省城来的第一天,就得到了这些人对我的关心和尊重,我也知道自己要做好什么样的事情,才可以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得到更多人对我的认可。

晚饭之后,邓洪波把我叫到一边,单独和我聊了几句,问到了岭南的事情,主要就是问我对元达集团今后的发展方向,以及黄元达这个人还能不能继续全面掌管元达集团的工作。我心里明白邓洪波的用意,所以,我也把自己的看法给邓洪波说了。有关黄元达这个人,我还是对他有信心,这人虽然在事业上有野心,但他做生意都走正道,这也是黄元达能够在生意场上这么多年没有出事情的一个原因。

有人说黄元达在他们集团上市的时候,曾经给过市里某些领导好处,这暗指的市领导,可能就是邓洪波。因为那个时候我只是邓洪波的秘书,想要帮元达集团上市也没有这样的能耐。好在这样的议论没有多大,也没有人为这个事情去关注邓洪波是否收取好处,不然的话,邓洪波早就有了麻烦。

但在元达集团上市的问题上,黄元达还是送了房子给邓洪波的家属,这也是邓洪波对元达集团不放心的一个方面。我想,以邓洪波这样的高官身份,在黄元达送了一套房子给他家属的事情上都耿耿于怀,说明邓洪波从政这么多年来,的确是很少拿人钱财。现在他的家属背着他得了好处,这都成了邓洪波的心病。

我在这件事情上也十分留心,邓洪波和我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他有辉煌的官运,才会带给我腾升的前程。不光是邓洪波会关心着元达集团,我也一样,也会关注着元达集团的健康成长。

第二天中午,我和锦熙去看望了干妈,干妈知道我调到了省政府工作,她也十分开心,建议让锦熙也尽快的调到省城来,这样的话,一是我们可以生活在一起,二来呢,锦熙到了省城之后可以经常去看望她。

锦熙看了我一眼,可能是告诉我,把她调到省里来的这件事情要尽快落实。这光是她的心愿,也是其他人的建议,就看我是不是希望她尽快的到省里来和我一起生活。

/*960*90,创建于2013-9-30*/

varcpro_id="u1378744";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亅亅亅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机关男绯色官途(476)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