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儿 > 其他小说 > 满分宠溺[娱乐圈]
上一章 13 主目录 下一章 15

14

作者:陈夏安 更新时间:2020-10-19 02:48:47

接下来的几天,宋意真陪着alba探寻了a市许多有意思的地方。alba拍了不少珍贵照片,给她的中国之行划下了完美的句号。

6月的最后一天,alba准备离开中国回西班牙。

在a市国际机场,alba和宋意真拥抱告别。

走前,alba留了一张名片给宋意真,热情地笑道:“irene,等你来西班牙念书的时候,你可以来我家住。我觉得,我们肯定会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

宋意真莞尔:“谢谢。”

挥别alba,宋意真正准备离开机场,忽然收到了宁雪的消息。

姐妹,你回头看看。

宋意真看着手机愣了一下,随后转过头往后看。

一位青春靓丽的女生举着手机朝她招手。

没过多久,宁雪兴致冲冲地朝她跑过来,在她面前站定,轻喘了一会儿,说:“surprise!”

宋意真当即绽开笑颜,用力地点了点头。她们并没有事先做过约定,却能在机场相遇,实属缘分。

“我刚刚出来的时候,看到一个人的背影超级像你,我刚开始还以为我眼花了呢。”宁雪十分自然地挽过宋意真的胳膊,走在她左侧,“你来这儿,是送那位摄影师姐姐么?”

“对。”宋意真说,“那宁宁你来a市是因为工作吧?”

“嗯。”宁雪忽然神秘兮兮地笑了笑,故弄玄虚道,“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宋意真微微一愣,指了指自己,有点懵,“你来这里肯定是有采访任务,我去凑什么热闹呀?”

宁雪抿唇浅笑,悄悄对她附耳:“你不想看看你老公在剧组的时候是什么样吗?”

宋意真脚下一顿,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你要采访江……他?”

宁雪点头如捣蒜,“所以,你想去吗?我可以带你过去探个班。”

宋意真考虑了几分钟,答应了。

两人坐上出租车,宋意真问宁雪:“你们团队其他人呢?”

“他们比我早到一点,已经先过去了。”宁雪说。

-

与此同时,《野蛮生长》剧组。

江澈的休息室外,他的经纪人水哥和助理小何站在一起低声交谈。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很小,神情严肃,像是在聊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水哥:“小何,你说今晚咱能回去吗?”

来a市之后,水哥和小何直接住在江澈租的别墅里。江澈住二楼,他们俩住三楼。

可住了几天之后,江澈突然让他们搬出来,给他们另外安置了酒店。他当时没特别解释原因,但他们猜,可能是因为他要揣摩角色的孤独状态,所以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小何瞥了眼水哥,轻叹一声,道:“不知道,我估计是不能。你没看澈哥进去的时候,还一副没从戏里走出来的样子么?”

水哥忍不住蹙眉,“他刚下戏我能理解,但这戏今天不是要杀青么?他也不用再体悟情绪了吧?”

小何挑眉:“你不懂,像这种角色,一旦入戏就很难走出来。”

他特意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什么人,才缓缓道:“哥,你还记得影帝许弋吗?他以前演过一个在家庭暴力里成长起来的杀人犯,戏拍完之后抑郁了大半年才慢慢走出来。”

“咱澈哥这回接的这个角色,虽说是客串,但讲真难度不低。自从他演了个哑巴之后,跟我们讲话都用打字的了。”

“再说了,你没发现他这几天的状态很不对劲吗?”

水哥愣神,“哪里不对劲?”

小何吐了吐舌,“比如说,他有时候盯着手机发呆,呆着呆着又莫名奇妙地笑起来。”

说到这里,他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轻哂一声:“你什么时候见过他这样频繁地发神经?”

水哥:“……”

水哥:“小何,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实在不行的话,你过两天联系一个心理医生,来开导开导他。”

小何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他靠着门外洁白的墙壁,无奈地摇了摇头。

过了半晌,他说:“知道了。”

水哥和小何跟了江澈四年,四年来,但凡都工作任务,他们都是住在一起的,要么是隔壁,要么是上下楼。

四年来从没出现过这回这种状况。所以,两个人会过度反应也是在情理之中。

江澈还剩最后两场戏,因为要等其他演员,所以被安排在了下午拍摄。

现在是上午十点钟,他还有好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水哥的手机嘀嘀响了两声,他滑开屏幕看了眼消息,又扭过头看了看大门紧闭的休息室,连忙对小何说:“记者半个小时之后过来采访,你进去跟澈哥说一声,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小何站在门口顿了顿,抬起手轻握成拳,放在门上迟迟不敢敲。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试了一次,还是没能成功。

他神情复杂地看向水哥,小声道:“哥,我觉得我还是别去了吧。”

“澈哥才进去十分钟不到,估计还没休息好呢。咱等记者来了再去也行啊,反正他又不是不知道今天要采访,他还能临时反悔了不成?”

水哥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万一呢?”

小何:“嗐,哥你放心好了,澈哥再有情绪也不会撂挑子不干的,他的职业素养你懂的。”

水哥若有所思,拍了拍小何的肩,“那行,我跟记者朋友通个气,让他们一会儿悠着点。”

说着他叹了口气,道:“谁不想开开心心地完成工作呢。”

江澈一直在公众面前的形象都挺好的,他从来不公开传播负能量。水哥觉得江澈自己肯定也不想用一副颓靡的模样面对镜头。

“给他点时间吧。”水哥语重心长道,“我相信澈哥可以调整好。”

-

二十分钟后,宋意真跟随宁雪顺利到达片场外。

团队的另外两位摄影大哥早就在等了,他们看到宁雪带着宋意真过来,脸上闪过一丝意外。

其中一人问:“这位是……?”

宁雪说:“林哥,咱们不是设计了一个跟粉丝互动的环节吗?我姐妹也是江澈的粉丝,多她一个不多,对吧?”

大哥想了想,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他说:“这倒是没关系,不过你得跟你朋友讲一下,在片场听从安全,别乱跑。”

宁雪点头如捣蒜,“明白。”

说完,宁雪把宋意真拉到一边,低声问她:“姐妹,你现在身上有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宋意真老老实实地搜刮了一番,最后尴尬地摊了摊手,“没有。”

她想了想,说:“前面有个超市,要不我去买点水果?”

宁雪一哽,怔了片刻,缓缓道:“……行叭。”

-

十分钟后,宋意真拎着一盒樱桃,跟着一行人进了片场。

同行的人除了记者团队,还有两位粉丝,一男一女。

据宁雪说,这两位是她所在的那个栏目官博精挑细选出来的,都是江澈的铁杆粉丝。

进到片场以后,有工作人员过来带他们去专门的房间休息等待。

宁雪跟摄影大哥则是直接离开,开始了他们的拍摄任务。

待工作人员走后,安静的房间里,扎着双马尾的年轻女生主动挑起话题,“你们带了什么礼物呀?”

一位男生清了清嗓子说:“我准备了一本我自己出版的书,上面有我的签名。”

双马尾女生听后赞叹道:“年纪轻轻已经是作家了呀,不愧是哥哥的粉丝,厉害啊。”

“我想着咱们要上电视,送太贵重的东西,肯定会被骂俗气的,所以我准备了一对我自己编的手绳。”

男生不解道:“为什么送一对呀?好事成双?”

双马尾女生说:“嗐,很简单啊,他跟他女朋友一人一根呗。”

男生温淡地笑了笑,“不过,你真的觉得江澈有女朋友吗?传闻中的初恋真的存在?我看网上好多人分析,他刚出道的时候自曝的女友只是烟/雾/弹。”

双马尾女生淡淡挑眉,“管他呢,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我操这么多心干嘛。”

男生赞同道:“也对。”

两人说完,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宋意真。

“小姐姐你呢?”双马尾问,“你准备了什么呀?”

“烟雾弹”本人指了指身后桌子上的牛皮纸袋,定定地说:“两盒樱桃。”

男生眯着眼睛点了点头,“你家种的?”

宋意真看向人,摇头,“不是。”

双马尾女生:“你在樱桃园里亲自摘的?”

“不是。”宋意真说,“超市买的。”

坐在她对面的两人面面相觑,竟然异口同声道:“门口那家?”

宋意真:“……嗯。”

其他两人:“……”

双马尾女生震惊地看向宋意真,眼神俨然在说“你在逗我吗”“怎么会有这么敷衍的礼物”“姐妹你是要上电视的好嘛”。

旁边那位男生也难以置信地看了宋意真好一会儿,然后默默转移了话题。

-

另一边,宁雪跟导演沟通完之后,径直奔向了江澈的休息室。

大老远,她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水哥和小何。

宁雪走近,问:“江老师现在有空吗?”

经纪人水哥面露难色,“有空倒是有空,就是他可能状态不太好。如果待会儿采访不顺利,你多忍耐一点。”

小何搭腔:“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两个字,小妹妹,你做好心理准备。”

宁雪微微一怔,“江老师是因为沉浸在角色里走不出来吗?”

“没关系,我们就是想呈现出他最真实的状态。”宁雪道,“他不想说话也没关系。”

水哥抬手敲门,过了几秒,从里面出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得到应允,几人推开门进屋。

屋里光线明亮,江澈闲散地坐在椅子里晒日光,看上去惬意非常。

干净的阳光漏过落地窗,略过屋里的绿植,缓缓碎裂在男人身上。一圈圈光斑随风荡漾,不停地散开又合拢。

摄像大哥熟练地运镜,将这美好的一幕拍了下来。

然而摄像大哥身后,水哥和小何不由得为他们捏了一把汗。

见来人是栏目组,江澈调整了坐姿,很快站起来,跟大家打招呼。

宁雪快步跟上去,礼貌地点头示意,“江老师好。”

“请问您现在方便吗?”宁雪不卑不亢地说,“ok的话,我们可以先对一下台本。”

江澈一脸温和,淡淡道:“嗯。”

宁雪把手里的纸板递给江澈,稍微走近了一点,说:“前面是流程,后面是问题。”

其实这些东西,栏目组事先发过电子版给江澈预览。这会儿,他快速地扫了一眼,见纸质版与电子版没什么出入,就把纸板递给宁雪。

“没问题。”他说,“开始吧。”

……

宁雪:“以往你都是演主角,这次客串一个戏份并不重的角色,心理会有落差感吗?”

江澈:“完全没有。孟导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他说有一个很适合我的角色,希望我来演。于是我就来了。来了之后发现,这个角色果然很有挑战性,我喜欢。”

宁雪:“所以,其实你选角色的标准很多时候是看适不适合,有没有挑战性,对吗?”

江澈:“可以这么说,当然了,有时候也要看剧本和制作团队。”

宁雪:“片酬会影响你的判断吗?”

江澈:“不会。”

宁雪:“为什么?”

江澈:“千金难买我高兴。”

宁雪:“……”

……

等到宁雪宣布采访圆满结束的时候,坐在房间最外面的水哥和小何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

他们处在极度的震惊当中,一时间无法相信江澈今天居然会如此配合。

原本两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如何圆场,现在,打好的腹稿全都用不上了。

水哥拿着手机打字,无声地问小何:“他真的没事吗?今天怎么回事?”

小何:“这是好事啊,证明咱们澈哥的心理素质很强大。我们想多了。”

水哥:“但愿吧。希望待会儿粉丝互动环节也能这么顺利。”

-

等待的过程很无聊,宋意真特意跑了趟后厨,找水池把两盒樱桃全部洗干净了。

中途,她还尝了一颗,樱桃熟透了,味道特别甜。

等她回来的时候,工作人员正好过来,带他们一起去见江澈。

相比那两位真正的铁杆粉丝,宋意真表现得过于镇定,以至于工作人员都忍不住问她:“小姐姐,你不兴奋吗?”

宋意真迎上对方的视线,一本正经地点头,“兴奋啊。”

工作人员伸手划了个弧度,认真示范道:“还可以再兴奋一点哦。”

宋意真扬起唇,微微一笑,“嗯。”

这些日子,她跟江澈天天见面,已经比较习惯了。

再说了,如果她表现得太过,那……很多画面估计都不能播。

尽管在等待室的时候讨论得异常热烈,但见到了真人,那两位铁杆粉丝反而异常紧张。

他们进屋之后往后退了退,反而把站在最后面的宋意真推到了最前面去。

宁雪见他们进来,连忙提醒在一旁专心看书的江澈:“江老师,他们来了。”

江澈合上书,淡淡抬眸,在看到宋意真的那一刻,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意外。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

“开始吧。”江澈不动声色地牵了下唇角。

-

最后一个环节是粉丝和明星互动,这是《明星面对面》这个节目的一个固定单元。

一开始是互送礼物。宋意真把自己买来的两盒樱桃从牛皮纸袋里拿出来,放到了江澈面前的茶几上。

“这个送给你。”宋意真微笑道,“我洗过了,可以直接吃。”

“谢谢。”江澈看着她,神色温淡,“我很喜欢。”

接着她后面的两个人依次过来送礼物,江澈一一道谢。

随后,水哥把事先准备好的几份礼物拿过来,分给了坐在江澈对面的三人。

水哥说:“这里面是江澈历年来参演过的所有戏的dvd,上面有他的签名。另外,他给你们每个人写了一封信。”

说完,他强调:“回去再看吧。”

水哥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有些心虚。因为一开始联系的时候,说好了来的是两个人,一男一女。其他礼物还好,但是信的话,江澈只写了两封。

收到回礼的几人非常高兴,十分配合地点了点头。

互送礼物之后,接着是粉丝提问。其他人都是有备而来,但宋意真没有,所以她表现得很沉默。

等旁边两个人都没话说了,宁雪cue宋意真:“小姐姐,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江老师的吗?机会难得哦。”

宋意真回神,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目光不经意间扫到茶几上的樱桃,轻轻抬眸,温声开口:“要不要尝尝这个?”

她指着桌上的樱桃,强调道:“很甜。”

屋里陡然陷入了谜一般的沉默中。

众人的目光悉数落在江澈身上,想看他如何回应。

坐在宋意真旁边的两个人都快傻了。

双马尾女生寻思她送超市门口买的樱桃也就算了,怎么还逼人吃呢?这是为了挽回面子,做最后无谓的挣扎吗?还是说……她就是个吃货……

送书的男生认定了宋意真就是个简单的吃货,他已经想好了,如果江澈不吃的话,他就去吃,缓解一下尴尬的场面。

镜头外,水哥正欲入镜打圆场,却见男人修长的手拨开盒盖,从里面拿了一颗果肉饱满的樱桃。

水哥脚下赫然一顿,把救场的冲动憋了回去。

镜头中央,江澈直接吃下整颗樱桃,细细咀嚼一番后,抽了一张纸巾,把核吐在纸巾上包裹起来。

整个过程很优雅,没有一丝不得体的地方。

吃完之后,江澈看向宋意真,眼里有淡淡的笑意散开,他一字一顿,加了重音:“确实很甜。”

-

采访结束后,离开片场的路上,梳着双马尾的年轻妹子仍然不停地回想起江澈吃樱桃的那个画面。

不止是她,当时满屋子的人都惊呆了。后来,江澈还有意无意地吃了好几颗,看上去真的很喜欢。

女生忍不住碎碎念:“早知道我也送吃的好了,唉……那个全程淡定的小姐姐运气也太好了一点叭……”

出了片场,外面有人卖樱桃,大妈卖力地吆喝着,说樱桃超甜甜过初恋,不好吃不要钱。

妹子挑了一颗尝了一口,口腔里弥漫着甘甜的味道,瞬间就释然了。

“我的天啊,这里的樱桃还真是甜,哥哥也没说错嘛。”

“比起当柠檬精,我还是多吃点饭长点肉更实在一点!”

“……”

-

晚上,江澈杀青,导演请吃饭。

夜里十点,饭局散了。

水哥开车,小何坐在后排照看江澈。

“喝了两杯啤的能晕成这样?”小何轻声吐槽,“不至于吧?”

“谁知道呢。”水哥淡笑一声,“把窗户打开,通通风。”

行程过半,江澈缓缓睁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小何见人醒了,关切地问:“澈哥你还好吗?严重的话要不要去医院瞧瞧?”

江澈:“不用。”

小何:“哦。”

不久之后。

车子停在十字路口,等绿灯。

前排的水哥扭过头来问江澈:“哥,你今天心情这么好,是因为什么呀?”

沉默几秒,江澈说:“杀青了。”

水哥和小何面面相觑。

杀青这么高兴?以前怎么没见过他这样?要不是没见过他跟哪个女生走得近,他们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赶着去约会,所以心情这么好。

水哥干干地笑了两声,“那我们俩还需要搬回去么?”

江澈抬眸,“不必。”

顿了下,“把我送回去之后,你们俩就放假了。”

水哥:“……哦。”

小何:“……知道了。”

一路红灯,晚上十点四十分,车子终于抵达目的地。

江澈下车,水哥开着车旋即掉头,绝尘而去。

-

别墅里,听到楼下传来关门的声音,宋意真陡然醒了过来。

她揉着眼睛坐起来,打开卧室的门,往外面走。

在楼梯口遇到刚刚上来的江澈,宋意真主动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老公,欢迎回家~”

她轻嗅,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气,抬头问:“你喝酒了?头晕不晕呀?人还舒服吗?”

江澈温柔地笑了笑,“我没事,我很好。我只喝了两罐啤酒。”

“那还好。”宋意真松开他,催促他去洗澡,“你冲个澡,换身干净衣服。”

“我困了,先去睡觉了。”

江澈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隔着门,不怎么清明。

静悄悄的夏夜里,偶尔有虫鸣的声响,以及细碎的风声。

伴着这些背景乐,宋意真安稳地闭上了眼睛。

意识朦胧中,她感受到身后的床垫往下轻轻陷了一点,随后,腰间传来一阵温热,像是被人抱住了。

宋意真转身,下意识地回抱住人,往他的怀里钻。

……

翌日清晨,宋意真是被哗哗啦啦的雨声吵醒的。

她睁开眼看时间,床边的数字闹钟显示早上七点半。

按理说,此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然而房间里仍然是阴沉一片。

仔细一听,外面像是下雨了。

宋意真下床,趿着拖鞋走到窗前,掀开窗帘一角往外看了看。

豆大的雨点从天上落下来,砸落在窗棂上,一声一声,分外清脆。

身后传来一道倦懒的男声,江澈问她:“下雨了?”

宋意真放下窗帘,转身回床。

她钻进被子里,本能地往江澈身边靠,“雨有点大,今天应该不能去摘樱桃了。”

“那就不去。”江澈懒洋洋道,“我昨天已经尝过味道了。”

宋意真摇头,“那个能算吗?”

“算。”江澈静了一会儿,“不过我很好奇,你怎么混进去的?”

宋意真轻笑道:“托宁雪的关系呗。她是我的室友,你还有印象吗?”

江澈眯起眼,“好像有点儿。”

说完,他话锋一转,“昨天他们都说喜欢我,你怎么不说呢?”

他捧起她的脸,“宋宋,你不喜欢我吗?”

宋意真拨开他的手,害羞地背过身去,“才不是,你知道的。”

江澈掰过她的身子,看着她,一本正经道:“我不知道。”

宋意真做了个深呼吸,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大早上的说这些话实在是太肉麻了,她不想说。

女生想着努了努嘴,低声咕哝:“再说了,你给他们都写了信,不也没给我写么?”

一阵碎碎念结束,宋意真抬眸,直接岔开话题:“今天不去樱桃园的话,那我们做什么?”

江澈思索了一会儿,清澈的眼眸静静地瞧她,“我记得你以前总是说,下雨天适合睡觉。”

宋意真闻言忍不住蹙眉,“澈哥哥你是在拐弯抹角骂我懒么?”

说着她加重了语气,一板一眼地强调:“我现在一点也不困,不想睡!”

江澈勾了勾唇,慢慢靠近她的耳畔,用极富磁性的声音对她说:“我没那个意思——”

“但我想邀请你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

男人话音刚落,一阵温润感从耳际蔓延到了脸颊。宋意真这时候才明白,他刚刚说的“睡觉”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宋宋。”男人的喉间散出淡淡的笑音,“我会写一封信送给你,信上只有一句话。你知道我会写什么吗?”

细密的吻落在她的唇瓣,惹得宋意真忍不住轻颤,她在热吻的间隙糯糯出声:“你会写什么?”

江澈不紧不慢地开口,声音有些低哑,语气里却带着几分虔诚。

“ichliebedich。”他说。

宋意真的心弦轻轻被拨动,耳朵里奏响着躁动的鼓点,整个人就要溃不成军。

ichliebedich。德语,我爱你。

在他们的婚礼上,他也说过这句话。那时候,他的语气和此时一样温柔。不同的是,那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

宋意真伸手搂住他的脖颈,默默闭上眼,悄悄地迎合他的温柔。

“澈哥哥。”她轻唤他,鼓起勇气回应,“我也爱你。”

……

恍惚间,宋意真仿佛感觉自己身处一个温泉水池里。

水面颇不平静,水波一圈又一圈荡漾开来。

池水温热,身体自然而然渗出细汗,混合着淡淡的体香,慢慢散在风里。

一颗颗石子依次落进来,不断地惊起不小的水花。

水花拍打池岸,默默冲刷着地面,也一并撕扯着人的意识。

梦里几度变换场景,后来,宋意真感觉自己又像是到了海上,海浪翻涌,浮浮沉沉,难以停歇。

……

窗外,雨声纷乱。

屋内,一室旖旎。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13 主目录 下一章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