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儿 > 玄幻小说 > 鬼团外卖
上一章 惊魂之谈笑风生 主目录 下一章 起死回生

第八章 中了致命毒

作者:杨柳风摆 更新时间:2018-12-04 03:04:07

宋子玉强忍着怒火和无奈,听那老奶奶屁叨叨个不停,端的是唱戏的不累看戏的腰疼。

一阵狂风暴雨般地絮叨终于结束了!宋子玉看了下手表,现在已经19:30了,虽然此时正值酷夏,繁星点点的夜空总会姗姗来迟,但此刻红火的晚霞已经照亮了天空,示意着人们时候不早了。

宋子玉感到了强烈的困意,不禁伸个懒腰,打个哈欠,老奶奶微笑道:“听累了?”

宋子玉痛苦不堪地点了点头,心里无奈道:得,我今天遇到高人了!再有几次绝对就住进二院了。而老奶奶全程精力旺盛,讲得大汗淋漓热血沸腾,水也不喝饭也不吃,真让人觉得是返老还童,没有一点点暮气沉沉之感。

讲完了琐碎的故事,老奶奶终于拿起筷子吃饭了,宋子玉也饿得饥肠辘辘,但是通过猫眼看了下楼道,还是那般的凄冷恐怖,看来现在还是出不了幻境,那就只能干瞪眼继续坐着了。

老奶奶吃了几口,便口干舌燥地说道:“噎死我了,小伙儿,去给我泡杯菊花茶,加两勺糖,放三个枸杞,用80度的水温泡上三分钟,再给我端来。”

宋子玉咬牙切齿地翻了个白眼,一脸无奈地起身照办,心里火冒三丈道:这老不正经的,还把我当保姆似的使唤起来,更可气的是竟然都不对我的肚子慰问一下,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宋子玉有气无力地泡好了茶,‘恭敬’地端给老奶奶,老奶奶喝了一口,让他坐下原地待命。但他看着老奶奶吃得香的,不觉垂涎欲滴,肚子竟咕咕叫了一声。

老奶奶这下终于注意到了他的窘态,下意识地把饭伸上前,试探道:“你要不要也来一口?”

宋子玉忙摆了摆手,心中傲然道:哥虽然是从农村出来的,但也是个体面人,不用你可怜地把我当成一个泥腿子!

不料老奶奶不知趣地微笑道:“没事,我不嫌弃你!”

宋子玉苦笑着拒绝了好意,心道:我嫌弃你啊!

老奶奶只好无奈地告诉他,冰箱里还有三天前吃剩下的煎饼,填饱肚子应该勉强可以,宋子玉只好万般无奈地吐了口气,从冰箱里拿出了那一盘冰冷硬邦的煎饼,用微波炉加热了一下,勉为其难地凑合吃,自我安慰道:没事的,就当哥是煎饼侠!

他好容易将煎饼啃完,老奶奶才慢慢吞吞地吃了一半,他不禁轻声地冷哼一下,内心嘲讽地催促道:快点吃,乌龟动作都比你快了!

眼下干着急也没办法,他只好将老奶奶与她老伴年轻时的恩爱照百无聊赖地翻来覆去,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忙道:“奶奶,您有没有与您老伴晚年时的照片?”

话音刚落,老奶奶便停止了进餐,面色凝重地喝了口茶,接着一阵唉声叹气,摇了摇头。宋子玉感到很诧异:这样一对天造地设的恩爱夫妻加老顽童,难道到了晚年不会朝花夕拾,再留下几张纪念合影?

难道……她和她老伴之前又离婚了?不可能,这分明是一对模范夫妻,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再说就算是离了,那现在灵堂上怎么可能摆着老伴的照片?

宋子玉开始打破砂锅问到底,但老奶奶依然缄默不语,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与方才的喜笑颜开大相径庭,让宋子玉一时接受不了,于是他安慰道:“算了奶奶,前尘如梦,往事又何必再提,您不必太伤感了。”

老奶奶微微颔首,突然打了个响指,接着供桌前凭空冒出一股青烟,化作一个人形,一个苍白如纸的老爷爷显现出来!把宋子玉吓得脸色煞白,但见这老爷爷身躯透明如空气,端的像电视上演的幽灵,现在活生生地出现在宋子玉面前,能不把他惊得瞠目结舌?!

宋子玉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眼珠像要从眼眶弹出一般瞪着,可想他已经是极度紧张,害怕得六神无主。

那个老爷爷面对着老奶奶蹲了下来,老奶奶开始一口一口给他喂饭,脸上又露出慈祥的表情,老爷爷吃了几口,眼角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传出一个空灵之声:“好香好香!”

这声音久久回荡在狭小的客厅,听得宋子玉汗毛倒竖、心跳如鼓。

老爷爷吃完了饭,便又化作一股青烟消失了,可宋子玉过了半晌才缓过神来,瞠目结舌道:“奶奶,这,这……”

老奶奶笑着安抚道:“莫见怪!”

宋子玉想问清这诡异事件的缘由,不想老奶奶抢先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既然你诚心诚意地请教,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

“好了奶奶,这段台词跳过,快进入正题吧。”宋子玉急道。

老奶奶又是一阵长吁短叹,放下饭盒筷子,神情严肃地给他讲了一段自己不同寻常的奇异经历。

两年前的夏天,她和丈夫去新竹市的玉山山脉远足,她丈夫还不忘捕捉几个小动物,回去做成动物标本。

傍晚时分,他们都累得筋疲力尽,想在原地搭上帐篷生火做饭,就在这时,一个奇特的小昆虫跳到了他们面前,这虫子长得煞是怪异,竟然只长着三条腿!前面两条后面一条,竟还能爬行跳跃!更奇特的是,它浑身的颜色鲜红透绿,而脚却是灰白色的,当时他们俩人惊得大吃一惊,这是他们前所未见的物种!连学识渊博的丈夫都对此感叹不已。

她丈夫当时激动得热血沸腾,就要戴上手套抓这个虫子,不料这虫子一个机灵跳了起来,竟声东击西地把她咬了一口,洁白无瑕的胳膊上留下一点细细的血印,那虫子便趁机跳到了草丛中,再想抓已是不可能了,二人都遗憾地叹了口气。

本来被虫子咬后一般没什么大碍,最多是起个包,过些时日就消肿下去了。可是那天夜里,情况却非比寻常。

原先想着没事,她丈夫只是用酒精给她消了一下毒,她自己也感觉并无异样,身体无任何不适之状。可是到了半夜,突然一睁眼,便瞠目结舌地发现被咬噬的伤口出现了大面积溃烂,接着整只胳膊麻木僵化,发红发紫发绿,全部溃烂,端的是恐怖恶心!

但没想到更恐怖的还在后面,她突然感到头昏脑涨,全身大汗淋漓,如火焚烧,她丈夫一量体温,发现她已经烧到了42度!惊得目瞪口呆,赶紧打开急救箱给她吃药,但毫无效果。

痛苦不堪的一夜过后,丈夫实现不了自救,便背她下山,快到山脚处时猛地发现一个被树荫掩盖的道观,二人的自带水已经喝光,妻子更是口干舌燥,无奈之下只好背着她进道观歇息一会儿,找找水源。

进了道观,惊奇地发现里面竟有一位道长,还有两个道徒,人还挺热心地把他们安顿在了一间净房,道长注意到了她痛苦不堪的表情,忙问她丈夫她是不是发烧了?观里还有些退烧药可以急救一下。

她丈夫只好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道长,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道长一听,立刻惊得脸色煞白,瞠目结舌:“糟了!她中了玉山上百毒之王魔魂虫的绝魂毒!”

当时她和丈夫听得匪夷所思,忙惊慌失措地问道长此毒可解否?道长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此毒离奇致命,毒发三日即可致死。

这话一说,她丈夫顿时面如死灰地坐到地上,内心的绝望溢于言表,可是不想道长却微笑着从怀中的葫芦里掏出一粒丹药,微笑道:“这是我观祖传的圣灵之丹,可解此毒,你拿去给施主服下,两日后此毒便消解了。”

她丈夫顿时眼睛放光,接过丹药赶紧给她吃下,又对道长一通千恩万谢,道长笑着摸了摸长髯,道:“既已没事,那就付钱吧,一粒一万!”

顿时她丈夫惊得一脸懵逼,不是吧,出家人还要钱?这哪是道士,简直是无赖!不过立马觉得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再怎么说人家也拯救了他的妻子,犹如再造之恩,要点钱又算得了什么!

可他身上没带这么多现金,道长便说微信支付宝也行,正当他打开微信准备扫道长手上的二维码时,又觉得不对劲:一开始道长不是说此毒无救吗?怎么后来又拿出什么丹药说有救,现在还问他要钱?这是几个意思?

瞬间,她丈夫幡然醒悟:这是敲诈!没准这毒压根就没那么厉害,道长只是故弄玄虚而已。于是他立刻一变脸,恶狠狠地瞪着道长,一贯的原则性树立起来。

道长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便微笑道:“要是施主信不过贫道,大可以先付100元,事成之后再转钱给我不迟。”

她丈夫眼珠一转,觉得可行,即使道长真是骗子,那也顶多骗了100块,就当是借宿费吧。

于是他加了道长微信,说声搅扰,便又背着妻子飞也似的下山去了,下了山便赶紧拦一辆出租,送她去新竹市最好的医院检查……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惊魂之谈笑风生 主目录 下一章 起死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