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儿 > 其他小说 > 繁星·蜻蜓·剑
上一章 好快的剑 本站APP

第十章 大显身手

作者:拔刀见血 更新时间:2021-01-15 01:58:50

安小犀看南门奇邃走后,“你的武功那么高怎么会打不过他呢?你今天就能把唐家兄弟的大刀刺断,为什么你的剑却刺不到他的咽喉?”

李潇道:“因为他可以从我的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我什么时候要拔剑,我没有能避开他观察的城府,有时候城府也是一种武功。”

安小犀道:“我又不会武功跟我说了我也不明白,直接说你武功没他高不就得了。”

李潇道:“你刚才说那个小道士,他有什么能耐。”

安小犀道:“那小子除了能说会道外还有一手绝的。”

李潇道:“怎么个绝法?”

安小犀道:“那小道士并非是真的道士,他穿上道袍就是道士,他脱下道袍那就是,访街问柳的流氓,知道他的人都叫他探指一郎。”

李潇道:“不就是一个江湖骗子吗,没有什么技压群雄的本领啊?”

安小犀道:“你听我说完,那小子你知道为什么要叫探指一郎吗?”

李潇道:“在听。”

安小犀道:“因为他的探花手。”

李潇道:“探花手,没听说过。”

安小犀道:“就算姑娘身上穿的肚兜内衣打上一十八个大节,他只从那姑娘身边走过,眨眼间就可以隔着衣服把那姑娘的内衣解开并拿到手里。”

李潇道:“世上居然有如此眼明手快之人,因为他偷女人透女人的内衣快才叫探花指?”

安小犀道:“当然,那根据你行走江湖的经验他算得上江湖上什么样的高手?”

李潇道:“一等一的高手。”

安小犀道:“那你的刺出那一剑他可以接下吗?”

李潇道:“用他的探花手?”

安小犀道:“是的?”

李潇道:“不试一下怎么知道。”

安小犀道:“我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李潇道:“你不是说你知道他?”

安小犀道:“那小子满嘴跑火车,嘴里没一句实话,说不定现在在哪个青楼娘们肚皮子上翻滚呢?”

李潇道:“我们只有三天时间。”

安小犀道:“先睡一觉,明天再说反正到了明天还有后天大后天,两天时间足可以做很多事情,更何况找一个只活跃在晋州的人。”

李潇道:“你这么看的开,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你不急我急,你不是说他喜欢逛春楼吗?那我今夜就把晋州的青楼翻个底朝天。”

安小犀道:“有多重要的事?”

李潇道:“很重要,所以我不能死。”

安小犀道:“这么大的雨,还是好好休息一个晚上吧!安爷自有安排。”

深夜,大雨,破庙里还有八具尸体,也只有安小犀才可以睡得那么死。

七月三十日,晴。

路上还积着昨夜的雨水,火堆早以熄灭。

安小犀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李潇站在南门奇邃昨天站着的位置,估计他也想要站在曾经天下第一高手昨天的位置看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安小犀的妙计就是去城门口看看探指一郎在不在。

城门口。

果然有一个小道士坐在一张小板凳上,前面还放着一张小桌子。

上面有一副龟甲,一个竹筒里面装满了签条。

一个打扮得妖妖艳艳的女人正在算命滩前,好像焦急的询问。

安小犀与李潇到那里的时候只听到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那个女人把手搭在探子一郎的手上,妩媚的说道:“那你就泄露一个天机嘛!”

探指一郎道:“说开华岳山峰裂,道开黄河水倒流,我下山前师傅千叮咛万嘱咐,天机是万万不可泄露的。”

安小犀上前道:“水倒不倒流我就不知道,但是山峰快要把领子撑裂了。”安小犀说话时眼睛盯着那女人连绵起伏的胸膛。

那个女人看见安小犀一下子把手收了回来。安小犀从那个女人身边走过,那女人只感觉身上少了一样东西。而安小犀手上却多了一样东西,一个女人的贴身衣物,颜色在太阳下特别鲜明。

这不是探指一郎教安小犀的,而是安小犀教探指一郎的,探指一郎看见安小犀连忙叫道:“安爷,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那个女人看着安小犀道:“哟!你就是安小犀安爷啊?我常常听一郎提起您,却不见安爷来看望一下奴家。”

李潇道:“你才是探花指?”

安小犀道:“我得确会探花指,却不是探指一郎。”

李潇道:“你之前说不会武功是装的?”

安小犀道:“像吗?”

李潇道:“哪那间茅屋呢?你身上的伤是谁弄的?”

安小犀道:“不是跟你说了是懂家少爷吗。”

李潇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会经过那间茅草屋?”

安小犀道:“我不知道啊!”

李潇道:“你究竟有什么目的,你是不是万剑山庄的人?”

安小犀道:“除了我会探花指外没有说,其它的就是我昨天说的一点没有骗你。”

李潇道:“为什么不用你的探花指对付董家少爷?”

安小犀道:“用不着。”

李潇道:“如果昨天我不在?”

安小犀道:“那现在董家少爷就不是活着的懂家少爷了。”

那个女子并没有觉得安小犀偷了她的贴身衣物而感到羞涩脸红,而是觉得很光荣。

因为这个青楼女子见识过探指一郎的本事,而安小犀是一个完全凌驾于探指一郎之上的一个人物。

安小犀的名声不大却可以让知道他名字的人对他崇拜,因为他本就是一个无拘无束的人,江湖中一个根不着地的江湖浪子,一个很有本事的浪子。

自古有哪个英雄不爱美人,自古又有哪个美人不爱英雄,这个青楼女子爱慕的却不是像宇文浩轩那种庄严肃刹的人,绝不容半点放纵。用安小犀的话来说就是看着他那样活都累。而安小犀却是一个说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人,说今天在家睡觉不去干活,就一天在家睡觉。

军以严而威,宇文浩轩必须以身做德,因为他从小就是家教严厉,一身从未有过属于自己的一天,小时候识文断字,长大统领大军。

安小犀对着那个青楼女子微笑道:“下次一定去。”

青楼女子笑道:“初次见面你手里的东西就当做见面礼吧。”

安小犀道:“请佛容易送佛难,我只会解不会穿。”

安小犀向丢垃圾一样吧那块东西丢还给那青楼女子,想想自己才不过十五六岁,还是少与她们交往才好。

安小犀把探指一郎拉到一边问探指一道:“说,什么时候和董家那老家奴勾搭上了。”

探指一郎道:“什么老家奴?对天发誓绝对没有跟懂家的人勾搭。”

安小犀道:“没有人家怎么会叫我来找你?”

探指一郎道:“哪个老家奴长什么模样?”

安小犀道:“独臂。”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好快的剑 本站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