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儿 > 其他小说 > 繁星·蜻蜓·剑
上一章 一门四杰 本站APP 下一章 好快的剑

第八章 曾经,天下第一高手

作者:拔刀见血 更新时间:2021-01-15 01:58:44

懂府!好生气派!

门前一对千斤大石狮,一块巨大牌匾上写着懂府,两边院墙清一色摆着一排名贵盆景,门口站着四个家丁全练家子,就连门环都是用银子做的。

几个门丁看到安小犀拎着哭成泥人的懂少爷差点没摔了,安小犀一个放牛娃儿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把小少爷弄成这副模样。

一个比较沉稳的家丁想明明刚才小少爷,是和唐门四杰一起出去的。现在就小少爷一个人回来。安小犀旁边还有一个背着一柄剑的年轻人。

暗叫不妙,拍了一下他旁边的一个家丁道:“快去通报老爷,这个点儿扎手的很。”

那一个家丁一听三步并做两步的跑进去,李潇都看在眼里,看来这个家丁你定是一个老江湖了。

安小犀走到懂府门前,一把将懂少爷丢在地上,那股尿骚味隔着大老远就能闻到。

刚才那个说话家丁并没有立刻动手抢过少爷而对李潇拱手道:“大路朝天论分明,拜问仁兄何性名。并非胆怯才相问,空有差错难为情。”意思就是问李潇姓甚名谁?为何要插手这件事。

混江湖的讲究一个礼尚往来先理后兵,李潇道回应:“贱字不提脏尊口,过路蝼蚁没名号。”意思就是不愿报上姓名。

这时候一个独臂老家奴正从里面出来,看到少爷这副模样对旁边的家丁道:“哎哟!你们还不快点把少爷扶进府里,洗个热水澡。”看他的样子像是十分着急,自己又不敢过去,想借人多壮胆好让安小犀不敢阻拦。

谁知安小犀一脚踩在本就在趴地上懂少爷的背上,挺着胸膛指着那几个家丁道:“今天懂老爷要是不出来,谁也别想让这孙子进那个门。”

其中两个家丁看看刚才哪位叫人去通报老爷的那个家丁,他们见那个家丁没有出声自然也不敢动。

那个老家奴一边嘴里说着“哎哟!这可如何是好啊!哎哟!这可如何是好啊!”一边来回踱步,仅剩那条左臂还不停地来回搓着裤子,像是比谁都着急,李潇算是看明白了,那个老家奴只有脚尖着地,看似来回踱步实则更像飘来飘去。

李潇暗挑大拇指忍不住轻声道:”好俊的轻功,恐怕武林中能追上这轻功的人,一个手掌都数得过来。”

安小犀看向李潇疑惑道:“轻功?”

那个老家奴看李潇已经看出了自己故意走给他看的轻功,嘴角挂上一抹诡异的笑容。

对着旁边的家丁道:“你们不敢去我去,我看他们能把我这副老骨头怎么着。”

他走下抬价的步伐更轻盈,他把劲都攒到脚尖上去了,只要他纵身一跃便可跃出七八仗。

安小犀想阻拦,却被老家奴一手推开,李潇也退后几步。安小犀骂娘道:“这老头他娘的力气真大。”安小犀还想上去从老家奴的手里抢过懂少爷,却被李潇拉住。

李潇道:“尽然把你家少爷送到家门口了,我们先走了。”

安小犀一听可就傻眼了“这家伙刚才还说要帮我做个了结,现在怎么又改变主意了呢?”

李潇拉着安小犀走的时候像是看到什么恐怖的事情,踉踉跄跄的半走半跑。

在董家人看不见的时候,李潇对安小犀道:“快跑!”

安小犀也不傻,刚才以一条木棍制服唐家四杰的李潇这次如此慌张,绝不是没有他的道理。

两人跑了不知多久没,一到月亮挂上了天空,他们才停了下来,安小犀实在是跑不动了。

坐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道:跑——不——动了,他娘的——他娘的就算现在刀架安爷——脖子上——也不跑了。”

李潇也停了下来,没有说话好像在想刚才遇到的恐怖的事情。

安小犀把气喘匀了道:“为毛要跑,你武功那么高?”

李潇道:“刚才不跑现在你喘不了大气了。”

安小犀道:“懂家那个高手,不是不会在很多人面前杀人吗?你怕什么?”

李潇道:“是啊,哪位高手刚才并没有杀人的意思,推了你一把。”

安小犀惊讶道:“你说刚才那个老头就是懂府的那个神秘高手?”

李潇道:“对刚才他没有杀人的意思,我却在他眼里感觉到了杀气。”

这是安小犀看到前面有一间破庙对李潇说道:“我们去前面的破庙凑合一晚吧。”两人在破庙生了一堆火。

安小犀一边烤火一边问道“刚才你是怎么看出来他是董家那个神秘高手的?”

李潇道:“刚才他在董家门前踱步就是向我示威,他刚才推开你去扶那个懂少爷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封住我所有的出手路线。”或者说我和他刚才已经交手了,我大败于刚才那个老家奴。

不知什么时候门口站着一个不是非常熟悉但印象深刻的身影。一个断了一条右臂的老人。李潇下意识的按住剑柄。

李潇道:“我知道你一定会追过来的。”

那个独臂老家奴道:“知道我会追过来,还跑那么远?”

李潇道:“有些时候跑得远一点是好的。”

安小犀道:“你斗得过他吗?”李潇道:“如果我斗不过他你猜你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安小犀道:“这个人情怕是还不了你了。”

那个独臂老人道:“什么活啊死的,你们要赶着去投胎吗?”

李潇站起来拱手作揖道:“敢问前辈是不是当年武林中天下第一的南门奇邃。”

安小犀把眼睛瞪得铜铃般大看着这个老人。南门奇邃道:“什么天下第一,早就不是天下第一了。”

李潇道:“当年你以一个旱烟枪,打穴手法堪称武林第一,后来却在江湖中消声灭迹。”

南门奇邃道:“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记得我这副老骨头。”

安小犀道:“能死在曾经天下第一的手里,到了九殿阎王爷那,我也有牛皮吹了。”

南门奇邃道:“谁说我要杀你们了?”

李潇道:“前辈不是来杀我们的?为何还要追过来?”

南门奇邃吸了口焊烟道:“本来我是要过来杀你们的,后来想想又不想杀你们了。”

李潇道:“不知前辈的另一只手是被什么人砍下的?”

南门奇邃道:“是当今剑圣魏逐,他的剑法是在是太诡异了,没有人可以破解他那最后一招。”

闷雷,大雨。

空气中又冷了几分,南门奇邃坐在火堆旁,接下腰间的酒葫芦大大喝了一口。

李潇道:“那为何他只能是一个剑圣,而不是天下第一剑客呢?”

南门奇邃大笑道:“天下第一,天下第一,天下第一,世界上从来没有天下第一的人,只能说是人外人山外山天外天。”

安小犀调侃道:“打不过别人,还整一堆臭道理出来,给自己脸上贴金。”

南门奇邃没有生气凄然一笑道:“等你出江湖,就会知道什么是江湖。”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一门四杰 本站APP 下一章 好快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