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儿 > 其他小说 > 繁星·蜻蜓·剑
上一章 一个少年 本站APP 下一章 曾经,天下第一高手

第七章 一门四杰

作者:拔刀见血 更新时间:2021-01-15 01:58:41

一个彪形大汉向懂少爷请战道:“少爷让我上吧,平时都让大哥二哥三哥出尽风头,这次也该轮到我了,我保证留姓安那小子一口气让您亲手了结他。”

懂少爷道:“好!唐四杰,今天你若是一不小心把那小子一下子弄死了我他娘的就废了你,若是折磨到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有赏。”

一听到有赏唐四杰就跟打了鸡血一般把手里那把少说有七八十斤的大刀舞的虎虎生风,似有开山破石之势。

李潇没有拔剑甚至连碰剑的意思都没有,顺手捡了根木棍。对安小犀道:“你先进去。”

安小犀斩钉截铁道:”看不起我啊?你从哪里打听来安爷我会临阵脱逃的?就你会耍帅啊?安爷手里这把菜刀那也是碰上死挨上亡的利器。”

说完提着菜刀就要和迎面劈来的大刀厮杀,李潇一把抓住了他的后领往后一带,安小犀才没有被唐四杰的大刀劈成两半。

接上大刀的则是李潇手里的木棍,懂少爷这会可傻眼了。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李潇是如何出手的。那柄七八十斤的大刀已拦腰断了,唐四杰的门牙也被刺掉了几颗。

李潇并没有下死手,接着又是几道如流星点缀般的棍刺,两百多斤的唐四杰以倒飞出去。

摔出七八米开外的唐四杰,只感觉眼前金星乱闪。唐大杰与唐二杰唐三杰看到自家兄弟吃亏,哪里里还讲什么江湖道义单挑一对一,都抡起手里七八十斤的大刀,攻向李潇。

李潇一把将安小犀推进茅草屋里,纵身使出看家本领之一的蝴蝶舞步。身法如同空中的蝴蝶,而手中的木棍化做点点流星。

也就是眨眼的功夫。

唐大杰手里的大刀以插到了茅草屋旁边的一棵大树上,他的门牙也掉了几个。

刚才说“就这小身板来个十个八个一只手就给收拾了”的唐二杰手里的刀从懂少爷的头顶飞过,离他的脑袋不到半尺。唐二杰两条手臂以被木棍刺断。

刚才说“蹦个屁就他他娘的把他放倒”牛皮吹破天的唐三杰更惨,他嘴里的牙几乎被刺掉了,他手里的刀也断做三四节。整个人也倒飞了出去比唐四杰飞的更远,不带眼冒金星直接晕厥过去。

顶多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几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唐门四杰以被李潇打得落花流水。董家少爷现在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下去,因为他前面这个人实在太恐怖了。

安小犀暗挑大拇指,看着自己刚才还想他臣服于自己的李潇操骂了一声“牛掰”。

懂少爷还是锐气不减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李潇嚣焰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动我一下试试,我爹爹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正所谓拽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能要你命的。等李潇走到他面前时,懂少爷竟然顾着害怕忘了跑,就算他跑也是跑不掉的。

此时的懂少爷以无刚才那副嚣张的气派,懂少爷也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娘的来日方长,以我懂家势力不信治不了你。”

猛的跪下哭得梨花带雨,比亲爹死了哭得还厉害,这他娘的懂少爷还是一个戏精啊!刚才还是嚣张跋扈,现在却跪地认怂了,真是孙猴子的脸说变就变。

安小犀跑过来站在懂少爷面前,两鼻子瞪天道:“你他娘的今天从我裤裆下钻过去,安爷就留你一条小命,不然喂屎灌尿给你吃。”

懂少爷用眼角看了看李潇,想让这位仗义侠客替他说句话,李潇可没有理他,就当做这件事与他无关一般。

安小犀拎起菜刀,做势要砍他几刀,懂少爷被吓的连尿都撒了一地。带着哭腔慌忙道:“我钻,我钻。”安小犀哈哈大笑起来“别忘了边钻边喊安爷好,把安爷弄开心了有赏。”

懂少爷暗骂一声“呸!穷光蛋还学我的口头禅,全身上下连半毛钱拿不出还赏。”

安小犀似以看出了懂少爷心想的附和道:“赏你懂家小儿不被打。”

“安爷好!安爷好!安爷好!”懂少爷被不像让别人钻他裤裆那样慢吞吞,那样现得心不甘情不愿,而且滴溜溜的钻了过去,显的极为乐意钻一样。

只要不挨打,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从安小犀裤裆下钻过去的懂少爷连头也不敢抬。

四足撑地颤颤地道:”安爷,我可以走了吗?”

安小犀哈哈大笑起来“你是要我放虎归山吗?等这位侠士走后你会让我看到明天的太阳吗?”

李潇这才明白安小犀今天是不打算让懂家少爷竖着回去,让他回去安小犀一定会被懂家千刀万剐。可懂家的人已经知道小少爷来找安小犀的麻烦。

这跟他回不回去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了,懂家这个仇已经结到海里去了。

李潇道:“我们去趟董家。”

安小犀惊讶道:“去董家?你疯了?”

李潇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置之死地而后生去懂家,把这件事结了。”

安小犀道:“多少江洋大盗想去懂府盗宝都是飞蛾扑火,懂府有一位高手,但从来没有人知道那位高手是谁。”

懂少爷跪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喘,安小犀把目光看向懂少爷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道:“说,你家那个高手是何方妖孽?”

懂家少爷连忙道:“我不知道,就连我爹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我们家人都知道他一直在我们董家,他杀从来不留活口,做事干净漂亮,不留半丝马迹。”

安小犀给了懂少爷几个耳光道:“再说谎我就把你舌头割下来。”

懂少爷坚决道:“我没骗你,我们真不知道。”

李潇道:“看来他真不知道,我也听说过晋州懂府有位高手,从不露面,想打董家注意的人真不少,可真没几个人敢去。”

安小犀道:“那我们还是趁早把这几个废物埋了开溜吧。”

李潇洒然一笑道:“你刚才的气概去哪里了,我到要看看隐藏懂府的高手有多高。”

安小犀焦急道:“刚才不是没得逃了嘛!现在跑还来得及,大不了我一生不回晋州了。”

“我安小犀顶天立地说过不欠还不了的人情就不欠,你今天这人情也迟早会还给你的。”

李潇道:“你觉得我会打不过他?刚才有谁看见我出手了,他们现在还不是个个满地找牙。”

安小犀看了看树上那七八十斤的大刀,有看看地上段做几节的大刀。想想还有一把不知飞到哪里的大刀。狠狠说道:“去他娘的一去,大不了十六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一个少年 本站APP 下一章 曾经,天下第一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