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儿 > 其他小说 > 繁星·蜻蜓·剑
上一章 黄昏又是黄昏 本站APP 下一章 一门四杰

第六章 一个少年

作者:拔刀见血 更新时间:2021-01-15 01:58:38

那少年从拉板凳到开始说话就没有直视去看李潇,说完没让李潇还口继续道:“我表哥是一位游侠剑客,高人嘛!自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大爷我就舍远求近,带你杀去董家。”

说完用眼睛余光看了下李潇,申出剑指指着李潇附和道:“你可愿意?”还带几分唱戏的感觉。

好家伙!感情那他废了半天唾沫星子是要拉李潇入伙跟他一起去打架啊!

还做出一副要让李潇成为他小弟的感觉,李潇觉得这孩子虽然淘气了一点,但那份天真让他觉得很有意思。

再怎么会逢场作戏的人,都不会做的出这份稚气与天真,李潇自行走江湖以来,如果他不答应那个少年入伙。那少年也不会很生气,只不过会认为你是个怂包罢了,会让他的那颗童真般的心被冷水浇灭罢了。

他一回来就用话把李潇压了一头,刚才被欺负的气自然也就消了一大半。

李潇看看那个少年,不忍直击他内心脆弱尊严道:“先说你叫什么名字,在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如果真是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可以帮你。”

那年轻人先是得意洋洋的笑了几声“上道。”

走过去用手搭着李潇的肩膀道:“我叫安小犀,从小都不知道爹娘长啥样,是张爷爷把我养大的。”

“我从小就帮懂家放牛,可懂老爷家那个小儿子,天天欺负我们。”

李潇道:“你们?你和那个张爷爷?”

安小犀道:“张爷爷在两年前死了,还有几个和我一样大的,帮他们家放牛。”

李潇道:“你帮他门家放牛他们还欺负你们?”

安小犀道:“你不知道董家那小子,吃了一大箩筐烂萝卜烂青菜,一肚子坏水,硬说我们把放牛少了,让我们钻他裤裆,不钻就得陪牛。”

李潇心想此等霸不去抢他一抢,真对不起这么多年苦练的功夫徐州的赵府没劫成就干他娘的一票董家。

李潇道:“你先是让我喝口水先啊!总不能让我连渴带饥去帮你报仇啊!李潇说到报仇二字时不禁在内心嘲笑自己,自己的血海深仇未报,还去帮别人报仇。”

安小犀觉得自己光顾着乱侃,忘了李潇进来讨水喝这件事了。不好意思的拿一个破碗打一碗水出来,说是一碗其实就是能装小半碗的破碗。

李潇喝完手擦了擦嘴角的水道:“你家里还有什么吃的全部拿出来,好让我填饱肚子在去给你报仇。”

安小犀心想这个人算是讹上了心里愤愤道:“事没给我办,就想拿报酬了,你看我家里能有什么好吃,还全部拿上来。”

李潇心里又暗自笑了笑,猜出了安小犀心里的小算盘说道:“看来你小子还挺会做生意的。”

安小犀两鼻子瞪天道:“爷自己现在都是饿的要命,哪里还有东西给你吃啊!”

安小犀不知道他现在前面坐着的就是前段时间一剑杀死司徒望月,风头如日中天的李潇。

不然他出去外面就是鸟枪换了通天炮了,走路都恨不得横着走。

说一声李潇是他结拜大哥谁还不得卖他几分面子。

安小犀也懒的问李潇叫什么名字,也就觉得他就是一个不入流的江湖骗子,拉着一张破板凳坐了下来。

唉着声叹着气道:“刚才我就是想发泄一下心中的气,现在发泄完了,刚才说让你去懂家帮我报仇是开玩笑的。”

李潇把碗放在那张只剩三只脚,有一只是用石头替代的破桌子上疑惑道:“开玩笑?你不想报仇?”

安小犀无奈道:“就凭你还是想想就好,最好是想都别想。”

这时候外面传来这个年轻人的声音“就在这里。”

安小犀听到外面的声音像一个压紧了的弹簧跳了起来道:“惨了,是董家的人来了。”

声音已到门外“安小犀,你给我出来,看老子今天不剥了你的皮。”

安小犀看了看李潇可没有脚底抹油从窗户逃跑,半点认怂的意思都没有扯吧扯吧自自语道:“瓦罐不离井上破,大将难免阵前亡,看来今天不在刀下死,便在枪下亡了。”

拿起菜刀,抬头挺胸的走出了门口,李潇也跟着出去了。出门一看这阵仗也是吃了一惊,几个彪形大汉个个手里都带着家伙。

还有一个少年,头上包着一块布,布上还带着血,看来没有经过精细处理包扎,那一看就是董家少爷。

看这架势,安小犀拎把菜刀出来纯粹是多余的,大概是拿来凑胆的吧。

那一看就是董家公子的少年看见李潇还背着剑先是“哟”了你声道:“还请了帮手,就这小身板的帮手就连我家一条狗的咬不过。”

引来他后面众人哈哈大笑,后面一个彪形大汉道:“少爷,就这小身板,来他娘的十个八个我一只手就他娘就给他收拾了。”

又一个彪形大汉道:“别说一只手,我他娘的蹦个屁也把他蹦倒咯。”

懂少爷道:“我爹爹都不舍的打我,安小犀你他娘的敢拿石头给老子头上开了个窟窿,今天我给你脑袋般个家。”

安小犀那小子,其他人都钻了,就他没钻,懂少爷还挨了他一记石头。那时候他就带了几个丫鬟,女孩子心细会伺候人也舒坦。

比如说“少爷我给您擦擦汗”,换成事男的这他娘的想想就知道有多肉麻恶心了。

懂少爷带的全是有姿有色的丫鬟,这小子何止吃了一箩筐烂萝卜烂青菜,简直是把粪坑里的水都喝干了,满肚子出了坏水就是坏水。他身边的的丫鬟早就十五六岁就贞洁不保了。

再说就凭懂家小少爷这几个字,在晋洲横走竖走都畅通无阻,哪个不要命了的敢惹这尊“活阎王”。

没想到今天被安小犀在懂家的宝贝疙瘩头上开了个窟窿,这可比安禄山日了贵妃,程咬金劫了皇杠闯的祸还大,这祸都惹到天外天去了。

安小犀可没有被吓到手抖脚颤,依旧还是那般面不改色,气不长疏。他刚才说“不在刀下死,便在枪下亡”可没有半点夸张。看来懂少爷今天不把安小犀送往极乐是不会罢休的。

李潇站在安小犀后面轻声到:“不要怕,站到我身后去。”

安小犀就连快要被脑袋搬家,都没有流半滴眼泪听到李潇这句话,似以要热泪夺眶,回头看向李潇时,眼泪以在他眼里打转,视线似已变的朦胧。

安小犀委屈的时候从来没有爹娘出头,更没有兄弟姐妹撑腰,十几年来像颗野草自己独立。每次打架混身是伤回来就是张爷爷那句“还能回来就好”。

这次终于有人愿意为他洒热血抛头颅,安小犀心想“不枉辛辛苦苦投胎来此人间走一趟”。

突然,他转头再次看向懂少爷撕着嗓子道:“懂家小儿,你安爷我从来不欠还不了的人情,我后面这人就是路过讨水喝的,不是你安爷的帮手。”

懂少爷道:“哟!还挺讲义气的嘛!这感人肺腑的壮烈之语,把我快感动哭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后面几个彪形大汉也笑了个满面桃花开。

安小犀咬着牙愤恨道:“我就是告诉你这人与我没关系,你就算杀他,他也不是为了帮我而死。”

李潇走到安小犀前面把他挡在身后笑道:“这人情今天你是欠定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黄昏又是黄昏 本站APP 下一章 一门四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