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儿 > 其他小说 > 繁星·蜻蜓·剑
上一章 名剑,剑池 本站APP 下一章 一个少年

第五章 黄昏又是黄昏

作者:拔刀见血 更新时间:2021-01-15 01:58:35

但李潇觉得万法归宗,再怎么高明的剑法都离不开那几套基础把式,无非就是,刺,撩,砍,劈,这几个把式才是剑法置人于死地的关键。

但还是看你怎么去运用,李潇打开书一看。第一招的解释就有一万多字,包括人的心理等星罗万象。看似一剑潇洒的完美击杀,实则经历过了极其复杂的缜密思考。

《七绝剑法》第一页第一行第一句就是“高手过招失之毫厘差之千里”所以与对手交手前要保持冷静,极端的冷静,一丝一毫的疏忽就有可能就是你一生中最后一次疏忽。

这本《七绝剑法》包括了心理学,交流学,周围观察学,借力打力学。

可李潇连大字都不识半个儿,更要命的是还有些是用古文诗词代替,如果李潇识字而不懂古诗的话,真怕会把著这本书的人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

习武打架之人还带转文的,比如第十八页上写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直接说一个比如说村上的妇女吵架斗嘴,另一个被骂的无以对,等回去晚上睡觉时才想起来该怎么还嘴。

再比如一个人在拍别人马屁时被旁边的人说“你除了会拍马屁你还会啥?”一般人都会被说的面红耳赤无以对。但情商高的人会回应道:“我还会玩女人,不信你出钱我出力咱去青楼逛趟,让你看什么是,宽衣解带入罗帷,含羞带笑把灯吹,金针刺破桃花蕊,不敢高声暗叫美。”

再一个笑脸对那个他才刚拍马屁的人笑嘻嘻道:“正所谓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好话自然要对爷说。”

在转脸一变对刚才说他除了会拍马屁还会什么的人道:“就你这种角色怎配大爷张口。”这时自称大爷被拍马屁的人心理自然会不爽,你就附和一句“当然,我要是成了大爷,爷您自然就成了爷上爷。”如果用在官场自然就可以把马屁拍响来个升官发财那是毋庸置疑的。

当然上面只是仅有那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说简单点就是把别人的话记下来,实在不行就带个本子记下来多看几遍。

到时候用到就把别人名字拆下来按上你所要效果的词语。并不是说叫你以牙还牙,以德报怨,而是叫你把有用的东西转到别的有用的地方。

这些都是后话了,咱先按下不提,后文书自有交代这本武林绝学的奥秘。

李潇胡乱翻了几页,就如同看天书般一字不懂。李潇知道要想得到这本书上最宝贵的东西还是得先去识字。

认完字后肯定又要骂娘的,还得去学古诗文词。

收起这两本绝世武学秘籍,他觉得现在还不是是前往万剑山庄的最佳时机。万剑山庄有这可敌一些边疆小国是底蕴。就凭他拿一招蜻蜓点水,万剑山庄高手不计其数。放下屏风后那六位不提,单单是庄内就有几位躲躲藏藏的绝世高手,单拎一位出来,就可以在江湖上掀起一股腥风血雨。

就算李潇可以将其中一位一刃封喉,但也怕是前有狼后有虎,顾得了额头顾不了脚跟。

李潇现在想的就是想办法去识字,去找诸葛卧翎与马万林报仇的是得先放一放。

窗前的李潇长长叹了口气心想着“本来是要去复仇的,没想到居然惹上了万剑山庄。”真是安禄山日了贵妃,程咬金劫了皇杠,这祸都惹到天上去了。

李潇是从窗户离开客栈的,李潇觉得现在不必要与万剑山庄正面交锋。

等自己将两本绝世武学秘籍学会,再到万剑山庄正堂喝口热乎茶。再让万剑山庄的主人乖乖的送上诸葛卧翎与马万林的消息下落。

以他现在的武功可能万剑山庄主人会愿意和自己化干戈为玉帛。毕竟万剑山庄能屹立不倒还是比较惜才的。

但李潇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有了武林两大绝学加身,去万剑山庄用不用的上那另当别论,只为摆那个谱。

实力就摆在哪,胜过千万语拍马屁的一通废话。实力就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要有实力还是得学会如何应变。

就算两大武林绝学加身,打得过万剑山庄那帮老怪物,也得活活累死。

为了尽量避免万剑山庄的人,李潇想还是专挑乡间地头的羊肠小道走吧。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身上带着两本绝世武学秘籍。

秋天,黄昏,又是黄昏,仿佛黄昏总要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李潇远远就看到了一间茅草屋。李潇现在看到的用一句“枯藤老树昏鸦。”来表达此情此景在适合不过了。情就算了,描述此景就够了。因为在他生命二十多个春秋中只有亲情,最宝贵的亲情。

自从那三人纵马入村时,那份亲情就只能远挂天边了。在他眼里只有仇恨。受人滴水之恩,必报涌泉这个道理他也懂。

但受了剑圣魏逐与武林泰斗熊尧化的如此大恩,要报涌泉得放到手刃仇人之后了。

李潇得了上次的教训,对万剑山庄在江湖密网交织的恐怖实力有所提防。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也许前面那座茅草屋里的人就是万剑山庄安排的,正等着他上钩呢。可他的肚子可就不争气了。纵使铁打的罗汉,铜铸的金刚行一天路不吃不喝也得饿趴了。

纵使前面那间茅草屋是龙潭虎穴也得闯他娘的一闯,天大地大,在李潇眼里除了报仇,就是把肚子填饱的事最大。

在李潇到茅草屋门前一看,屋里没人,推门一看除了一张床就是烂桌子破板凳,连件囫囵的家具都没有。

连煮饭烧菜的锅也是破的,破归破将就还是能用。这时门外走进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脸上带着几处瘀血,手上有几道还在流血的伤口。看样子就是刚跟别人干架回来。结果很明显打输了,少年憋着一肚子气。

看到自己家中多了个陌生人,少年并没有把气撒在李潇身上。只是一脸疑惑的问李潇道:“你是什么人?”

李潇连忙道:“我是路过的,想进来讨碗水喝。”

那少年看了看李潇背上的剑,便顺手拉了张破板凳,一只脚踩在板凳上,扯了扯衣领,砸吧砸吧嘴,透着股街边说书的味道。不过他是抬头挺胸,并不像说书先生那般孙气。

便开始口若悬河,吐沫横飞道:“看来你是也是一位剑客,我表哥乃是天下第一剑客柳长尉,他的剑法有泰山那么高。”其实他没去过泰山也没见过泰山,只知道泰山很高,在那可以俯瞰星辰。

柳长尉李潇是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号人物,但那少年的吐沫到是飞了李潇一脸。好嘛!水妹喝上一口,吐沫飞了不少进嘴。

那少年看李潇笑笑不说话边继续道:“我正准备去找我表哥帮我教训一下懂家那个小王八蛋,仗着自己家有钱天天欺负我们这些穷人。”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名剑,剑池 本站APP 下一章 一个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