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儿 > 其他小说 > 繁星·蜻蜓·剑
上一章 武林泰斗 本站APP 下一章 名剑,剑池

第三章 镇岳剑

作者:拔刀见血 更新时间:2021-01-15 01:58:30

熊尧化微笑道:“你看出哪里不对?”

李潇道:“这里会不会是万剑山庄的……”

李潇声音虽小但还是被魏逐听到了,魏逐笑道:“李小兄弟只管喝醉,这你可以放一百个心,别说那赵府是万剑山庄的一个小小分坛。就算是在他徐老头的老窝喝酒他也不敢怎样。”

熊尧化拿起一碗刚到出来的酒跟笑道:“因为天下人都知道,魏逐就算大醉后熟睡中,他袖里的剑也可以刺穿人的咽喉。”

魏逐也笑的更大声道:“世人也知道熊尧化只要有一根手指能动,他的飞刀也可以插入人的咽喉。”

三人同是大笑起来,三人好似以认识好久,像多年未见的老友般,但李潇还是端着恭敬的态度。

魏逐边说话边大口喝着酒道:“现在,在酒店里的都是在喝酒的,来这里吃饭的都不是这个点了。”

果然,在李潇对面桌子角落里坐着一个白衣男人,他的胡须渣可以证明他应该是经历了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手里捏着一枚玉佩,像是女性的挂饰,桌子上的菜一口都没动。只是一口接着一口的喝着闷酒。

左边的一个桌子坐着一个商人打扮的矮胖男人点了二斤牛肉,一碟花生,三两竹叶青,酒也没喝菜也没动两只手抓着脑袋不断地发愁。

右边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他点的是最劣质的酒,一碟花生,他把花生慢慢的一颗一颗夹进嘴里。好像在享受世间最顶级的美食,酒也是慢慢的一口一口慢慢喝。他喝的每一口酒都让李潇感觉到他是在喝世界上最顶级的酒一般。

他再看看魏逐与熊尧化都是大碗大碗干这上好的竹叶青,就像跟这些酒有仇一般,恨不得把它们喝到肚子里。

这时候从门外走进一人,随后又走入几人,后面那几人都是清一色的军甲。前面那个明显是一个将领,当魏逐看到那个将领时他的醉眼忍不住咪了起来认真打量着这那个将领。

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一些什么,倒吸一口凉气道:“这把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潇第一反应就是看去那个将领腰间的配剑。剑鞘陈旧剑柄陈旧从剑鞘上看,这柄剑应该很宽。

他进来第一眼就看向了那个白衣男人,用极有男人味的声音道:“为男女情长就自甘堕落,学别人买醉装可怜,可笑的借酒浇愁,现在世人都以丧为潮,可见天下人是多么的愚昧不堪,人云亦云。”

“没想到我宇文世家,居然也会出此等废物。”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看着的是那个白衣男人。

那几句话直击熊尧化与魏逐内心最深处最脆弱呢灵魂。似想发作但不知道怎么的两人的怒气,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了下去。

他们两个当代武林豪杰各自也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那个将领道:“把这个废物给我带回去。”

那个白衣男人想来一个推窗望月式从窗户逃走,他刚跳出窗外,还有一个脚留在里面,一根漆黑的铁链将他的脚脖子缠住。整个人又被拉了回来。

重重的摔在地上,两个士兵身形矫健得将那个白衣人压了起来。那两士兵将白衣人制服的身法动作可以看出,两个的身手绝不差。

那个人被压走后熊尧化与魏逐对视一眼。魏逐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刚才那把剑就是镇岳。”

熊尧化道:“如果他拔出那柄剑就可以看到剑身上凸起的镇岳二字。”

李潇兴奋的问道:“是当年宇文泰所持配剑镇岳吗?”

魏逐回答道:“没错!”

熊尧化道:“刚才那个应该就是宇文泰的嫡长子孙宇文浩轩了。”

魏逐道:“果然有宇文泰当年的气魄。”

当年宇文泰以是一个弯腰驼背的老人,一人,一骑,一剑平定了北齐的边疆战乱。

十八个昼夜,二十六个部落村庄,人畜不留,老少妇女儿童皆死在了镇岳剑下。

当年北周国大军压境北齐西部,当时只要这把镇岳剑出鞘,最精锐的北周铁骑也不敢踏足北齐疆土半步。

那年大雪纷飞,一个老人剑指北周精锐大军高声说着“就算在我花甲之年我只要镇岳在手,必定守我大齐疆土,护我大齐百姓。”

当年宇文泰以一己之力平定战乱。宇文泰被北齐先皇高欢封为镇疆候。此后,宇文泰在北齐国的地位仅次于北齐王高欢。

宇文家在朝廷因此也被的到重用,宇文泰的嫡长子宇文昌阁晓通兵法,随后为北齐国训练出一支可踏山河的精锐兵甲。

又为衰弱的北齐国南征北伐,不断扩大齐国土。

熊尧化一口将碗里的酒喝掉对李潇道:“你知道什么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吗?”

李潇也将碗里的就一饮而尽回道:“熊前辈是让我到万剑山庄去?”

熊尧化道:“不然以万剑山庄以往的办事的态度来说,你日后处处都有可能有人会暗算你。”

李潇道:“你们和我一起去——?”魏逐道:“有些事是一定要自己去解决的。”

李潇道:“我本来打算是要到万剑山庄去的,我是想在徐州城赵府取点银子的。”

魏逐道:“有时候好事做多了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熊尧化道:“你刚才说你本来就要到万剑山庄去?你要去哪里干嘛?”

李潇道:“我要去打听诸葛卧翎和马万林的下落,他们杀了我爹娘还有妹妹,就算他们上天我也要追他们到凌霄殿,下海追到他水晶宫,纵然他们是佛爷肩上的金翅鸟我也要拔他定门三根毛。”

魏逐道:“塞外三侠在江湖上也算的上数一数二的高手,没想到司徒望月竟然死在你一剑之下。”

繁星,秋月,万剑山庄!

徐夫正躺在一个黄花梨太师椅上,他以是夕阳之人,但还是目光肿肿,墙角的蟋蟀在有欢乐的叫着。

一个步伐矫健的中年人腰配长剑,但手按着剑柄,拿着一张纸条进去大堂内。

堂内设有八张客椅,四张放茶桌,桌上有八杯热茶。因为万剑山庄随时都有可能来客,能直接到万剑山庄正堂来的都不是一般人,为了保证客人能第一时间喝到热茶,所以这里的八个茶杯每隔半个时辰就有仆人换上热茶。

堂中还有两张黄花梨太师椅,徐夫现在就坐在右边的太师椅上,中间还有一个黄花梨茶桌。

就算有不速之客能到达大堂殿内,这堂后屏风后就会有六道黑影窜出。

就算剑圣魏逐也绝不可能在这六个黑衣老者的夹击下生还。

万剑山庄所豢养的江湖武林高手不计其数,万剑山庄可以满足他们任何物质需求,美人,绫罗绸缎等等奢侈用品,据说万剑山庄包括院墙有一公里的面积,有一半是住着江湖上的高手,所以更多人自愿成为万剑山庄的“走狗”。

这几十年来有不少江湖知名侠客飞蛾扑火刺杀徐夫,这几十年来只有一人闯到过大堂,那一年万剑山庄内的高手死伤过半。

那时徐夫也是坐在这张太师椅上,一个拿着一把破剑满身是血的年轻人站在万剑山庄大堂门口笑道:“万剑山庄的高手只不过是些鱼米之辈罢了。”

这时屏风后窜出三个黑衣人,里面还有三个,因为根据他们的判断出来三个就以足够看得起他了。

三个黑衣人护在徐夫面前,是因为徐夫还有话要问。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武林泰斗 本站APP 下一章 名剑,剑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