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儿 > 其他小说 > 独宠倾城男妃
上一章 最后的变故 主目录

被识破的下场

作者:一一不是二 更新时间:2015-03-15 00:14:19

男妃番外

当易泽擎进入到屋子内的时候,也是被里面的情景吓了一跳,瓦缸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已经整个的裂开了,里面的毒液全部都流了出来,一地都是。舒榒駑襻

一屋子都是黑色的毒气,易泽擎即使是屏住了呼吸,也是感觉那毒气仿佛是无孔不入一般的想要从他的毛孔里面钻进去一般。

吓得他马上就退了出来,还很顺便的将在不远处的鄂修宸一并的拖走。

到终于是离开了好远的一段距离以后,易泽擎才是一脸的惊恐之色,心跳都还没平复下来。

鄂修宸见到他这个样子,也是吓了一跳。

又想到易裘还在那边的屋子里面,不由有些担心。

“擎,易裘还在那边。”看到那慢慢的被毒气腐蚀消失掉一半的房子,鄂修宸也是感觉一阵的胆战心惊。

易泽擎也是一脸担心的看了过去,可是现在整个屋子那里都是被毒气所覆盖了,他们现在即使是过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摇了摇头,他伸手紧紧的扣住了鄂修宸的肩膀,却是没有开口。

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只能祈求上苍保佑易裘平安无事。

不过,如果他没有猜测错误的话,用自己的血液浇溉七星海棠的人,是不会被那些毒气所伤的。

因为他对七星海棠的毒,会自动的产生免疫性。

在他不断的用自己的血液浇溉的时候,七星海棠散发出来的那些气味,便等同于是一种毒素,会慢慢的潜伏在他的体内,最后变成是最好的避毒良药。

世间一般的毒,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所以,他们倒是可以放心的。

现在,他比较担心的倒是南宫影。

也不知道他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刚刚进入屋子里面的时候,他根本就来不及去看南宫影的情况,直接就被那可怕的毒气给吓得逃了出来了。

现在想想,倒还是觉得心惊胆战的。

如果刚刚他不小心沾上了一点的毒液或者是吸入了一丝的毒气的话,那他现在,估计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那毒,连他都要忌惮几分。

一旦入了体内,就再也没有救治的方法。

和鄂修宸站在远处,看着那房屋一点一点的在毒气和毒液的腐蚀下慢慢的消失不见,最后只露出被毒液腐蚀过的漆黑色的土地,而地上,还散发着黑色的毒气。

那一幕,十分的破败和惨烈。

现在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祈求上天保佑了。

天色,渐渐的变得暗沉了下来,本来还是晴空万里,却是瞬间就变得乌云密布。

轰隆隆的雷声,也是紧跟着响了起来,一道道狰狞的闪电嘶啦的划过天际,似乎是一只无形的巨手,硬生生的将那黑压压的天撕裂了一般。

豆大的雨滴,没有任何预兆的就打了下来,打在两人的身上,都是硬生生的疼。

但是他们却无暇顾及这些,抱起鄂修宸,易泽擎脚尖一点地面,然后便整个人飘飞而起,最后轻飘飘的落在了一处桃树的顶上。

这地上可是有毒液的,一个不小心,毒液顺着雨水一起流了过来,到时候他们也中毒了,即使是南宫影和易裘还有救都没人去救他们了。

两人安静的立于树顶之上,遥遥的看着大雨冲刷着那一处漆黑的土地。

渐渐的,雨势便小了,转眼,却是已经下了整整一个时辰的雨。

过了良久,到太阳再次的升了起来,懒洋洋的照耀着大地,两人才慢慢的朝着原来的房屋处走去。

那里,除了南宫影所在的那房子以及隔壁的两间房屋被毒气所腐蚀了以外,其他的倒是没有太大的影响。

而易裘所在的房屋也是安然无恙。

两人走过去以后,一眼便是看到了赤裸着全身躺在地上的南宫影。

阳光淡淡的洒了下来,照在他白皙的皮肤上面,还透着丝丝晶莹,让他看起来很不真实。

远远的,也是可以看到他有规律的起伏着的胸口,两人才终于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易泽擎让鄂修宸先过去看看易裘的情况,然后他便过去将南宫影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跟着走了过去。

易裘还在昏迷之中,他毕竟是消耗了太多的元气了,正是虚弱,暂时的话怕是也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将南宫影放在了他的隔壁,易泽擎又吩咐鄂修宸拿来了干净的衣服替他穿上,才终于是放下心来。

“怎么样?”看着正在替南宫影把脉的易泽擎,鄂修宸忍不住的问道。

易泽擎点了点头,也是放下了南宫影的手。“体内的毒素已经全部清除了,之所以还没有醒的原因,怕是身体太虚弱了。你去拿了那野山的人参来,给他们补补气,估计很快就可以生龙活虎的了。”

放下了

南宫影的手,易泽擎才终于是觉得放松了下来。

他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南宫影身上的毒终于是解除了,这样说明,以毒攻毒这一招很有效。

不过不知道南宫影醒来以后会有什么后遗症就是了。

只希望不会真的失去了记忆才好。

处理完了两人的事情以后,易泽擎和鄂修宸才总算是放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了。

现在南宫影身上的毒也是解了,那也没有他们什么事情了,他们又可以一起浪迹江湖去了。

给易裘他们留下了一张纸条以后,两人便是相携着一起离开了那一处山谷。

易裘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中午了。

阳光透过屋顶上面的缝隙洒了下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地上还是有些湿气,最近又下了一场雨。

睁开眼睛,意识还是有些模糊,一时之间居然是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记忆最后才一点一点的慢慢回归到他那有些空白的大脑里面,他也是记起来了,忍不住腾地一下从床上弹坐而起。

“影!”醒来以后,最关心的依旧还是南宫影的情况。

他在最后一天看到七星海棠开花的时候,就体力不支晕了过去,也不知道到底解毒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刚刚打算下床出去看看南宫影的情况,却是在转身的时候吓了一跳。

那个安静的躺在自己隔壁,脸上红润的男人,不是南宫影还有谁?

似乎是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南宫影会突然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易裘竟然是有些激动,心跳也是突然的加快了许多。

看来,解毒是成功了!

也不知道到底已经过去了几天了。

正在郁闷着,便是一眼就看到了搁在桌子上面的那一封信。

小心翼翼的绕过了南宫影,下了床,易裘拿起了那封信,打开看了一下内容。

易泽擎无非是告诉他南宫影身上的毒解了,他们也要去过二人世界了,不过也是提醒了他,南宫影在醒来以后,很可能会失去记忆,让他自己小心处理。

看完了信以后,易裘也终于是清楚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估计是太久没有吃过东西了,他也是感觉有些饿了,便是出去找了些吃的来。

门外的桃花多数已经凋谢了,依稀的可以看到不少很小的桃子结了一个个的在枝头,却是太小。

出了门,易裘才发现这里附近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

之前他们吃的,都是种在这屋子旁边的菜田里面的蔬菜,不过现在,菜却是一点痕迹都看不到了。

而易裘也是发现了那两处消失了的房屋。

生怕南宫影醒了以后肚子会饿,易裘只有拿了东西出去看看能不能打点野味回来。

只要是找到食材,他就有办法将美味的食物弄出来。

想来南宫影还没吃过他亲手做的菜呢,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让他尝试尝试。

不过那个家伙在趁着醉意爬上了他的床以后,就给他溜走了,想来他还是觉得有些气愤。

不过怕是他一直以来态度都不太明朗,所以才会让他离开的吧?

一路胡思乱想着,易裘一边是走进了桃花林之中。

除了桃树,这里并未看到其他的树木。

看样子这里应该是无尘国偏南的位置,也只有这里,才可以长出这么好的桃树来。

随意的采了一些还没完全凋谢的桃花,放入了手上的食蓝里面,易裘便又继续往前走着。

突然,他看到一只白色的小兔子在不远处跳了过去,心中一动,连忙追了上去。

不消一会儿,他便是很顺利的将那小兔子抓到了手。

提溜着那小兔子的耳朵,掂了掂分量,看来足够他们两人一天的份了。

刚刚准备离开,却是又看到了一只兔子跳了过去,他连忙又追了上去。

结果一下来,却是抓了四只肥肥的小兔子。

拿着兔子回到住处的时候,却是发现南宫影已经醒了过来,正坐在床上,一脸的迷茫,似乎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的感觉。

看到易裘进来,他便是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他,眼神里还带着一丝的警惕。

“你是谁?”看着从门外进来的易裘,南宫影下意识的厉声问道。

刚刚在脸上绽放出来一个笑容来的易裘,表情却是生生的在脸上僵住,伸出去的手也是停在了半空之中。

果然,易泽擎所说的失忆情况真的出现了。

断肠草,果然是会让人忘记所爱之人。

他苦涩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张脸,已经不再是南宫影所熟悉的脸了。

想到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是一身的黑袍,他只看到了他的一双眼睛,而之后在皇宫里面,他也是用了人皮面具,并未用真实的容貌来相见。

想来自己还是对不起南宫影的。

狭长的桃花眼中,带着一丝的自嘲与苦涩,看在了南宫影的眼里,居然是让他觉得有些心疼的感觉。

他似乎觉得自己应该认识面前的男人的。

但是,他是谁呢?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一个男人,一双漂亮的桃花眼……

似乎是隐约的想起了什么,却又总是抓不住重点,最后依旧是一片的空白。

他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面前的这个男人又是谁。

一切的一切,好像是蒙上了一层迷雾一般,让他看不真切。

看着南宫影,易裘却是笑了,然后伸手,猛的将他拉入了怀里,紧紧的抱住。

“没关系,忘记了我们就重新开始,你只要记住,我是易裘,你生生世世的男人便可以了。”

闻言,南宫影嘴巴微微的张开,一脸的惊愕之色。

他倒是没有想到,易裘会这般干脆的说出他们之间的关系。

呵呵,这个男人……

他心里是真的有自己的吗?并非是作假吗?

不知为何,心中却是渐渐的生出些暖意,让他觉得眼眶也是有些湿润了起来。

“我不想记得你。”声音带着些哽咽,南宫影伸手,将抱着自己的易裘推开。

记忆已经一点一点的回归到他的脑海里,他也是记得了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一切一切。

他怎么敢去奢想,这个男人是爱他的。

既然有了一个可以忘记,可以放下的契机,那他便努力去忘了。

一切重新开始,他才可以重新的得到他想要的。

不再是当初那般,凭着一股意气上去表白,也不是当初那般,借着酒气,与他发生了那些关系。

如果真的可以重新开始,那他也接受。

这般想着,更加的坚定了南宫影要决心隐瞒自己并未失忆的这件事情。

感情里面,谁先卑微了,谁就一直被动,他不想做那个被动卑微的人。

如果易裘的心里,始终放不下庄逍遥,那他便永远失忆,永远不要记得他。

看着南宫影,易裘叹了一口气,却是放开了他。

“如果你坚持要走,我不会留你。”说着,他便也不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阳光似乎有些刺眼,让易裘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酸痛,抬头看向天空,被雨水冲刷过的天蔚蓝一片,好像是上好的绸缎一般。

空气中,依稀还有淡淡的桃花香气传来。

肚子此时也是咕咕的叫了起来。

想起来,他们都还饿着呢。

易裘笑了笑,不管明天会如何,今天先吃饱了再说。

曾经没有做过的事情,他想在他能够做的时间里面,尽情的去补偿了他。

转身,再次的进入到屋里,却是看到南宫影坐在床上傻傻的发着呆,看到他进来的时候,那双眼里面还是带着迷茫,似乎是觉得有些惊讶。

片刻,他的双眼便是蒙上了水雾,他却是刻意的别过头去,不愿意再看易裘一眼。

易裘抓起了小兔子,拿上了食篮,便出去做饭去了。

不消一会儿,三菜一汤便是被他端了上来,顿时一屋子都溢满了香味。

易裘的手,那可是天下一绝,世间之上,怕是再也难找到能如他一般做出这样的人间美味的人来了。

闻着饭菜的香味,南宫影也是有些饿了。

他是真的饿了,开始还没感觉到什么,但是慢慢的,肚子却是抗议般的咕咕的叫唤了起来。

看了南宫影一眼,易裘脸上始终是带着浅淡温柔的笑容,“饿了吗?”

南宫影有些犹豫的看了易裘一眼,还没回答,可是肚子却是不争气的叫唤了起来,让他的脸色微微的涨红,有些尴尬。

点了点头,他眼睁睁的看着易裘在桌子边上坐了下来,然后拿起了碗筷,便是夹了一块红烧兔子肉放入了嘴里。

闻着就已经觉得很香,现在看到易裘吃,南宫影觉得更香。

那香味好像是要透过他的毛孔他的每一个细胞钻进他的身体里面一样,让他觉得肚子空空的,饥肠辘辘。

慢慢的移动着,下了床,走到了桌子边上,他也是坐了下来,刚刚准备拿起一旁的碗筷开吃的时候,却是被易裘用拿着的筷子一压,压住了他刚刚拿上手的碗筷。

“想吃吗?”狭长的桃花眼中,带着一丝的狭促,让人看出了易裘的不怀好意。

南宫影狠狠的瞪了易裘一眼,吃饭皇帝大,他现在很饿,不想搭理这个一再阻挠他吃饭的坏人。

而且现在坐在桌子边上,更是很清晰的闻到了那溢出来的饭香菜香,让他不断的吞咽着口水。

肚子叫的更欢快了。

“我饿了!”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面挤出了那么一句话,南宫影直直的看着易裘,恨不得把他当成食物吃掉。

看到南宫影这样的眼神,易裘却是笑得很开心,“想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易裘现在就是欺负南宫影,刚刚醒过来的南宫影,因为之前昏迷的时间太长,让他浑身都没有一点儿的力气,根本就不可能反抗易裘。

刚刚在做饭的时候,易裘就已经想好了,不管是用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都一定要将这个家伙拐到手。

现在不是饿了吗,那就不给他吃的,他就不相信,这样了这个家伙还不弃械投降。

等他饿得七晕八素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了,他就一点一点都把他拆吃入腹。

不要说他卑鄙,他这叫策略。

想要拐个好男人回家,必须要有些手段。

他已经放弃了做个好人的想法了,那就不如干脆的做个坏人。

反正南宫影已经不记得他了,肯定也不会知道他曾经是什么样子的。

那就从现在开始,在他的心里留下一个坏人的形象,然后慢慢的俘虏他的心。

他相信,只要天天用美食策略,加上天天的欺负蹂躏摧残,南宫影肯定会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的。

夫纲不正,以后很难控制,必须现在开始好好培养。

他可不想要一个好像逍遥一样傲娇的男人,偶尔还想骑到自己的头上来。

有些恶劣的想着,易裘更加是不愿意让南宫影吃了。

南宫影直直的盯着易裘,看着他那狭长的桃花眼中含着的那一丝的戏谑,便是一肚子的气。

看了一眼那压着自己的手,他突然就张口,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没想到南宫影会突然给他来那么一下,易裘吃痛的将手一收,然后狠狠的瞪向了南宫影。

“你干嘛?”南宫影下口可是很用力,一点都没有留口,咬的易裘的手背上都是掉了一层的皮,痛得他嗷嗷叫。

“你不是让我告诉你,是先吃饭还是先吃你吗?我已经吃过你了,现在我要吃饭。”南宫影白了易裘一眼,挑了挑眉,却是淡淡的开口。

“你!”易裘气极,却是没有想到南宫影会这样聪明的反击,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好。

很好!那就让你吃!吃得你再也离不开我!看你以后上哪儿去找厨艺那么好的男人去!

不过易裘却是没有想到,南宫影不找男人,却是要去找女人。

看到易裘那吹眉毛瞪眼的样子,南宫影顿时觉得心情大好,食欲大开。拿起了筷子,便开始大吃了起来。

易裘的手艺真的是一绝,吃得南宫影意犹未尽,恨不得将那碟子上面的菜汁都给舔得干干净净的。

不过吃也吃饱了,力气也是有了,吃饱喝足,自然是要去睡觉了。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睡得太多了,他现在感觉整个人很是精神,竟是没有一点的困意。

看到外面阳光正好,他便是不管易裘,信步走了出去。

易裘瞪着南宫影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不过却又舍不得真的打骂,便只有由着他,也是跟在他的后面走了出去。

阳光晴好,两人一前一后的漫步在阳光下,南宫影走在前面,他的速度并不快,走走停停,也不知道是不是累了。

易裘一直跟他保持着一米的距离,他停下来,他便也跟着停下。

转眼便是走入了那桃林之中,南宫影仰起头,看着还带着些桃花的桃树,不过此时多数的桃花都已经凋零了,还有不多完整的也是被易裘摘了来做食材,剩下的都不过是只有伶仃的一两片花瓣还挂在树上,摇摇欲坠。

枝头倒是挂满了米粒般大小的桃子,估计过几个月后,便是会有很多的桃子。

这里,还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南宫影有些惬意,闭上了眼睛,沐浴着阳光,感受着淡淡的花香草香,很是舒服。

突然,一双手从背后绕了过来,将他环在了胸前,紧紧的抱住,同时那熟悉的炙热的呼吸,也是在耳边吹了过来。

南宫影的身体微微的一震。

自从那次以后,他们便再也没有任何过分亲密的动作,现在这样的感觉,倒是让他觉得很是奇怪。

有种很幸福很满足的感觉,从心底慢慢的滋生了出来。

南宫影不由狠狠的呸了自己一声。

真是个没骨气的家伙!不过是被人家这样轻轻的一抱,就差点连魂儿都丢了。

一边鄙视着自己,南宫影一边忍着不舍,伸手将那环在自己胸前的手拉开。

回头,看着背后的易裘,他却是故意的板起了一张脸,冷声呵斥道,“你这是要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我们都是男人!”

不知道为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南宫影居然觉得有些脸热。

一定的天气太热了,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恩,对,就是这样,天气太热了,阳光太猛了,所以他的脸就红了。

易裘却是有些发呆的看着脸红的南宫影,随后狭促的一笑,再次的伸出手去,将他拉入了怀里。

“没关系,我就喜欢男人。”

“呸!我只喜欢女人!前凸后翘玲珑剔透的女人!”忍不住的狠狠呸了一声,南宫影又想要伸手去推开易裘,却是发现他很用力的搂住自己,根本就推不动。

听到南宫影的话,易裘却是挑了挑眉,怎么感觉这些对话,有那么一丢丢熟悉的感觉?

“放心,很快我就会让你变成前凸后翘的女人的。”错愕了一会儿以后,易裘便又是恢复了那痞痞的语气,还很轻佻的伸手,搂住了南宫影的腰,手指在上面轻轻的掐了一把。

这个调戏女人专用的动作,为什么会在他的身上出现?

南宫影的嘴角忍不住狠狠的抽了抽,却是悠悠的开口,“易裘,你脑子没坏掉吧?我是男人!”

似乎是想要刻意的咬重男人两个字,南宫影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吼出来的。

易裘对此却是置若罔闻,依旧是紧紧的搂住南宫影,恨不得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一般。

“我知道你是男人,你不是说过吗,你胸前也有两团,只要我多揉揉就会习惯的。难道你忘记了?”看到南宫影这样愤怒的样子,易裘却是很得意。

闻言,南宫影的嘴角再次的抽了抽。

他才不要记得!

当初的那一番对话,现在他想起来都还是觉得很抽!

“你有病!放着女人不要你偏要个男人!易裘,你快去找个大夫看看吧,你这病得治

!”说完,南宫影又想要伸手去推搡易裘。

“可是明明是你自己借着醉了爬上了我的床,还将人家……你现在是想要不负责任吗?”易裘突然发现自己很有演戏的本事,不然为什么说起这种不要脸的话来,还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

听到易裘的话,南宫影的脸不由的涨红,连脖子处都是泛上了些红。

“胡说八道!”忍不住的咆哮了一声,南宫影真的很讨厌这个硬是歪曲了事实的男人。

他怎么可以把事实歪曲成这个样子?

没错,他是醉了爬上了他的床,可是到底是谁把谁什么什么了?

现在他倒是很理直气壮的在指责自己嘛!这个魂淡!

越想南宫影越是觉得气愤,这明显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果然!易裘再度的挑了挑眉,在南宫影看不到的地方,他笑得那个叫灿烂,不过如果看到了的话,会觉得他笑容怎么看都是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我在胡说八道?”凑到了南宫影的耳边,轻轻的啃咬着他的耳垂,易裘问得轻巧。

南宫影却是一愣,一是因为易裘说的话,一是因为易裘现在做着的事情。

感觉好像是一道电流猛的击中了自己一般,让他瞬间感觉自己的力气一下子就被抽空了,只有靠着易裘才可以勉强的站稳。

南宫影心中马上就意识到了,刚刚自己说的那一句话,引起了易裘的怀疑了。

不过为什么他突然觉得好像闻到了些阴谋的味道?是错觉吗?

好危险的男人!

想着,南宫影便又想要伸手将易裘推开。

看不清楚对方的表情,让他也是搞不清楚对方到底是在想什么。

“我只喜欢女人!怎么可能会爬上你的床去把你那个了!”心中短暂的惊愕过后,南宫影很快便又恢复了冷静,厉声的喝道。

易裘却是淡淡的一笑,“哪个了?”

他似乎是想要故意的诱惑着南宫影自己说出那天的事情来一般。

“你魂淡!快放开我!两个男人搂搂抱抱的像个什么样子?”不愿意去回答易裘这个无耻下流的话题,南宫影连忙的转移着话题。

易裘却是不依,“快说,到底是爬上我的床把我怎么样了。”

“易裘!我没有把你怎么样!是你自己应该想想,你把我怎么样了才对吧?”怒极的南宫影,经不得易裘的一再歪曲事实和刺激,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便是急急的吼了出来。

却是在吼完了以后,瞬间就发现自己失言了。

完蛋了,还没隐瞒多久,就已经暴露了自己假装失忆的事情了。

感觉到气压好像是有些下降,全身都是凉飕飕的,南宫影不由偷偷的抬起头,瞄了易裘一眼,似乎是在担心着什么一般。

易裘却是换上了一副笑容来,低头看着南宫影,笑得那叫一个灿烂,看得南宫影觉得全身都凉飕飕的,好像是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一般。

“我不记得自己对你做了什么了,不然,我们现在来好好的回忆回忆!”易裘仿佛是故意的一般,故意的咬重了回忆两个字,然后也不管南宫影是不是反抗了,直接就低头,狠狠的吻住了那微微张开想要反驳他的那张嘴。

“唔……”南宫影所有的反驳都是被易裘堵在了喉咙里面,最后又被他生生的吞回了肚子里。

猛的一转,易裘将南宫影压在了一旁的树干上,狂野粗暴的吻着他,同时也是伸手去撕扯着他身上的衣服。

南宫影伸手不断的想要去将易裘的手拉开,但是却最终还是徒劳。

最后易裘干脆的扯下了南宫影的腰带,然后将南宫影的双手绑住,绑在了桃树的树干之上。

两人之间这样的状态,让南宫影觉得很是羞赧,恨不得一口咬死面前的男人,可是他全身被易裘吻得没有半点的力气,只能用力的瞪着他,任由他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褪了下来。

空气中还是有些凉意,让南宫影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似乎是感觉到了南宫影的冷,易裘勾起了嘴角笑了笑,然后凑到了他的耳边,轻声的说道,“没关系,一会儿运动起来了,你就不会觉得冷了。”

听到易裘的话,南宫影气得身体都是颤抖了起来,恨不得一抬脚就把面前的男人给踹了。

低头看着被绑在桃树树干之上的男人,刚刚因为他的剧烈挣扎,桃树上落下了几片的花瓣,正好的落在他的身体上面,一片片桃红色的花瓣,配着那白皙得犹如上好的白绢一般的皮肤,简直就是一幅绝美的画面。

易裘不由的觉得心神有些荡漾了起来。

“魂淡!放开我!”这样的姿势,怎么看都觉得是被土匪流氓在强暴一般,让南宫影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这个魂淡!为什么每次都只知道折磨他?

“晚了。”听到南宫影的话,易裘却是摇了摇头,然后低头,再次的吻了上去。

阳光透过树木的缝隙,洒了下来,落在了两人的身上,偶尔有些落在树上的水滴滴落下来,在空气中划过一个过分美好的弧度。

桃林之中,氤氲着淡淡的情欲,旖旎遍地,犹如那坠落在地上的桃花花瓣一般美好,让人忍不住的窥视。

云卷云舒,似乎也是不忍去打扰这一份的美好一般。

------题外话------

在这里推荐一下一一的新文,喜欢的亲可以直接在作者其他作品信息那里点进去看,对口味了就收起来养着,肥了一起宰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最后的变故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