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儿 > 其他小说 > 蛋先生
上一章 序言 本站APP 下一章 第二章

第一章

作者:老城旧人 更新时间:2021-01-15 02:01:23

我们都清楚,这时代在变,唯独这家早点铺还是我们小时候的味道。

天还没亮,手机突然响起了我喜欢的歌曲,我揉着惺忪的睡眼不耐烦的摸索着寻找手机,心里谩骂着这个不知道是谁的人打扰了我的清梦,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我却瞬间失去了困意。

‘蛋先生来电’

不由我思索急忙接起了电话,手机话筒中传来的是蛋先生一如既往平静的声音。

“小刀!我回来了!老地方见!”

“好的!”

不知是从何年何月我们彼此搭建的默契,谁都没有在电话里做过多的寒暄。

于是我打起精神穿上衣服,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便往蛋先生所说的老地方出发。

开了不到一刻钟的车我便到了约定的地点,这个老地方不过是镇上的一家开了十多年的早点铺,每次蛋先生远行归来之后都会约上我来这里吃上一次早点,我们都清楚,这时代在变,唯独这家早点铺还是我们小时候的味道。

我熟练的把车停到车位,远远望去只见早点铺的门口有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那就是蛋先生,我的好兄弟。

蛋先生个子不高,精瘦干练,梳着油背头,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子精明,此时的他正嘴里叼着根烟倚靠在一台白色桑塔纳车前自顾的摆弄着手机,脚下是一地的烟头,看样子应该是等了我挺长时间。

我推开车门伸了个懒腰朝着蛋先生走去,蛋先生闻声扭头看了我一眼便将烟头踩灭在脚底,两眼眯成了月牙漏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你这兔崽子这几年又跑哪去了?也不回来看看?”我用力拍了拍蛋先生的肩膀,蛋先生倒也不躲避。

“唉!五年了吧?!”蛋先生叹了口气说罢从口袋里掏出烟递给我。

“不抽了!戒了!”

蛋先生听到我说的话惊讶的差点把打火机丢到了地上。

“什么?戒了?什么时候的事!”

我反倒是被这孙子惊讶的表现差点逗乐了。

“你那么激动干嘛?你走的那年。”

蛋先生潇洒自如的把烟递到嘴边,点燃猛吸了一口。

“哈哈!真没想到!当初是你小子带我抽的烟,最后反倒你先戒了!”

我一阵苦笑。

“哈哈!都老大不小了,该注重保养了,戒了,多活几年!”

蛋先生听完我的话歪挑着眉毛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你这兔崽子咒我呢?!”

说罢就伸出手要打我的架势,我急忙捂着脑袋往早点铺里走去,虽然我知道他不会用力打我。

两人找着靠窗户的位置坐下,点了两份包子两份粥,那早点一上来蛋先生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像是逃难过来一样。

“你慢点吃!又没有人跟你抢!闯关东过来的啊!?”

蛋先生嘴里塞的满满的甚至发出呜呜的声音。

“嗯!好吃!”

蛋先生不姓蛋,而是我从小给他起的外号,蛋先生本命叫李龙,蛋先生小时候最爱吃乡巴佬蛋,每次都吵着让她妈给他买乡巴佬蛋吃,但是蛋先生爸妈担心卤蛋里面食品添加剂太多,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蛋先生就总是哭着嚷着要,都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蛋先生可是从小就总结出这条处世哲理。

小的时候只要一听到蛋先生哭我就一阵窃喜,今天又能跟他沾光吃乡巴佬蛋了,蛋先生由此得名!

我们出生在东北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庄,蛋先生是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我们两家挨着,按照村里人论亲戚排辈份来讲,我管蛋先生他爸叫大哥,蛋先生理所应当喊我一声叔叔,小时候我总戏谑蛋先生叫声叔给糖吃。但是他从来没叫过我,而是直呼我的小名,对此我也丝毫没有介意过。

我喝了几口粥,望着窗外门口停的桑塔纳,或许是我刚才只顾着寒暄没注意蛋先生这些年的变化,看看蛋先生上身的衬衣,明显就是洗完没有好好烫熨出来,黝黑的皮肤更像是工地的包工头或者说是民工,若不是那个熟悉的背头,我都不敢相信这是我认识的蛋先生,不知道是由于许久未见还是我们真的年龄大了,莫名感觉到一种陌生。

“蛋!这几年你去了哪里?”我问道。

蛋先生正低着头喝粥抬眼看了我一眼,将口中的食物咽了下去。

“广东!”

“过得还好吗?”

蛋先生拿纸擦了擦嘴,又点上了一支烟,无奈的从嘴角挤出一丝苦笑。

“就那样吧!凑合活着呗!”

这不是我认识的蛋先生,以前的蛋先生是个敢闯敢拼的人,但是此刻的蛋先生似乎没有了当年的那股子锐气。

“你的车。。。”没等我的问题说出来,蛋先生就打断了我的话。

“路虎卖了!开着费油,哪有这个省油啊!”

我听后意识到蛋先生这五年似乎过得不太好,以前的蛋先生十分注重自己的形象,每次皮鞋擦不亮衣服有褶子是不会穿出门的,没想到五年时间竟把一个当年十里八村的俊后生摧残至此,我没再多问,心里一阵酸楚。

“你呢?这几年过得好吗?”蛋先生吞吐着烟雾问我。

“我还是老样子!”

记得上学的时候蛋先生就总是异于常人,他的思想好像总是比同龄的孩子成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成绩不好的原因,我跟蛋先生都是那种调皮捣蛋的坏学生,学校点名批评,请家长这都是我跟蛋先生常有的事,而且还会时不时的把我俩的家长一起请过去。

蛋先生从小十分讲义气,记得有一次我让高年级的欺负了,蛋先生听说事情后第二天拉着我去找人家报仇,但是毕竟人家是高年级的孩子,个头都比我们高一个头,后果可想而知,我们两个被对方暴打了一顿,完败!

两个人鼻青脸肿的一起放学回家,为了怕家里人知道在学校挨揍了,蛋先生想了一个鬼点子,就是如果我们其中一个爸妈看到这幅狼狈的样子问的话,就说我俩闹了点别扭打了一架,反正小男孩之间打打闹闹的很正常。

果不其然,两个人回到家都被父母逼问了一番,我们都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话说了,以为不会发生什么问题,但是我们低估了传统的家庭教育观念-小孩子不能跟人打架!结果怎么着?两个人又都被父母揍了一顿。

然后我妈领着我,他妈领着他互相登门道歉,双方娘俩都没等到对反家里就在路上碰见了。

“唉,龙他妈我这正要领着这熊孩子去找你呢!”

“我这也是领他去找你呢!在这碰上了!”

两个长辈就在那里聊了起来,剩下我们两个站在那里四目相对,最终实在忍不住了我跟蛋先生都笑喷了。

“妈!我俩去玩去了,你们聊吧!”我跟蛋先生小跑着离开,剩下蛋妈跟我妈在那里闲聊。

我跟蛋先生谁都没想到我们如此“精湛”的演技最后会弄巧成拙,后来蛋先生又找来他高年级的表哥去给他出气,蛋先生表哥我们都认识,是我们邻村的,个子高高的,而巧的是对方的哥哥跟蛋先生的表哥是同班同学,这事最终在这两个哥哥的调解下也就化解了,谁也没跟谁结下仇怨,一个星期以后双方对于这件事都已经淡忘了,甚至逐渐熟络起来交上了朋友。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序言 本站APP 下一章 第二章